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徽商银行余额查询从史铁生讲述的这个悲伤的故事里,我居然读出了酸爽的感觉。-老踏科研联盟

作者:admin 2014-11-03

从史铁生讲述的这个悲伤的故事里,我居然读出了酸爽的感觉。-老踏科研联盟


文|老踏
史铁生在那篇《我与地坛》的文章里圣哥传,讲述了他的一个朋友的悲伤故事。
这个人因为在文革中出言不慎而坐了几年牢,出狱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拉板车的工作,终日辛苦奔忙,勉强维持生计。他唯一的一个爱好,就是长跑——很有可能,这也是他对抗艰难人生,让自己透口气的方式。
那些年,他经常去地坛练习长跑。他每跑上一圈,史铁生就为他记下一个时间。他每次要绕着这个园子跑上20圈之多,距离应该超过两万米了。
然后,他就去报名参加了春节环城长跑比赛。
那一次,他在比赛中跑出了第15名的好成绩,这可是他第一次参加比赛啊,是很了不起的成绩——要知道,跑进前10名的选手照片都挂在长安街的新闻橱窗里了呢。
他对自己非常有信心,继续练习。第二年,他跑了第4名,可这一次,新闻橱窗里只挂出了前3名的照片。
他还是没有灰心,继续练习,加倍努力。第三年,他发挥得不够理想,跑了个第7名,这次橱窗里挂了前6名的照片,大好的机会就这么错失了,他有点责怪自己。
到了第四年,他如愿以偿跑进前3名了,可是,橱窗里面居然只挂了第1名的照片。
他依然坚持着,第五年,终于跑出了第1名的成绩——然而这次在橱窗里,只是挂出了展现环城长跑比赛场景的群众照片,而且在这张照片里逃狱三王,也依然没能找到他的身影。
那段时间,他经常和史铁生在地坛的园子里待到天黑,开怀痛骂希腊棺材之谜,然后沉默着回家。每次分手的时候张闾琳,两个人都嘱咐对方那多灵异手记,先别急着去死啊,再试着活一活啊。
然后,到第六年了,他最后一次参加了春节环城长跑比赛,不仅拿到了第一名,还打破了这个比赛的记录。然后,一位专业长跑队的教练对他说:我要是能在十年前发现你,就好了。
他苦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只是后来把这个事情原原本本、平平淡淡地和史铁生说了一遍。那一年,他38岁。
……
好吧,很悲伤,是吗?
其实我很羡慕他,真的真的,非常羡慕衍生开奶茶。因为生活如此沉重,命运如此多舛,也没能阻挡他热爱生命的脚步。因为他一直在做着自己热爱的事儿,并且一次又一次地,超越了自己。
干嘛一定要纠结于外在的评价呢?排名第几,照片是否挂在长安街的新闻橱窗里,甚至,能否被专业教练发现,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有没有想过,热爱本身才最重要啊。热爱本身就可以埋儿奉母,也应该是意义啊。
重点永远不在于别人是否知道你是谁。重点在于,你知道自己是谁王异无惨,想要什么,然后,以热爱的方式,去努力。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会快乐——而且你的这种快乐,显然是超越世俗和功利的终极快乐。而那些廉价而粗暴的外在评价,只会给你带来虚张声势的浅薄快乐。
究竟哪一种快乐逼格更高,更值得追求礼县天气预报?你显然知道答案。
这世界对待你的方式是一回事惊慌失措造句,你怎样面对和回应这种对待,是另一回事。另一回事,比一回事,苏拉文雅更重要——因为我们无法改变世界对待我们的方式,却有权选择怎样面对和回应这种对待。
我的选择是——
不管世界怎样,我都热爱。
不管世界怎样对待我,我都选择以热爱的方式,去面对、去回应。
因为,热爱本身就是意义。相信我。
——END——

号主老踏:教授,博士后全库网,社科科研工作达人,文艺老炮。知乎、简书「社科·学术成长」专栏作者,在行认证行家,分答认证答主。个人公众号【老踏科研联盟】(ID:tarenerxing)徽商银行余额查询医妃冲天。
欢迎加入我们,我们将在每周一到周四谈「学术成长」,每周五到周日玩「文艺狂欢」。
投稿、转载、咨询与商务合作,请点击“进入公众号”页面右下角「联系老踏」查询相应信息。

苹果用户赞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