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徐自贤从《真腊风土记》看吴哥的文明与水系-我们要去五湖四海

作者:admin 2018-04-29

从《真腊风土记》看吴哥的文明与水系-我们要去五湖四海

摘要:能出发一探吴哥这个异文化之地春闺梦里人,既受元代周达观《真腊风土记》所描绘的异域时空的吸引,也想沿着先人走过的路实地体察不同文明的碰撞与交流。异域的宗教神话给人神秘陌生之感,可吴哥的文明与水的紧密联系却让人感到亲切,我们与大江大河又何尝不是息息相联呢。那么姑且从《真腊风土记》为切入郑氏族谱,对吴哥的水系与文明做一番梳理与探求。
关键词:《真腊风土记》,吴哥文明,水系
或许是偶然间明信片上的惊鸿一瞥,或许是《古墓丽影》中那失落的灿烂文明,或许是《花样年华》里周慕云的无声倾诉反黑使命2,吴哥窟给我留下了惊艳又浪漫,遥远又神秘的剪影。这个假期,一场即兴之旅使吴哥梦圆,一本《真腊风土记》1又为旅程注入别样风采。
一、重见天日的吴哥城
吴哥城的重见天日充满了戏剧性。
公元十至十三世纪是柬埔寨文明最灿烂的时代,也称为吴哥时代,可在十四世纪时突然被遗弃。当时暹罗族人入侵,屠杀了大批高棉人,随之可能爆发的大瘟疫引发了高棉人的惶恐,于是几乎是一夜之间,吴哥城被废弃,成为一座空城。之后四百多年间,如此精美的建筑群逐渐被盘根错节的参天古木吞噬乱世俱灭,甚至连柬埔寨人自己都遗忘了这座城池。直到1860年智能工业帝国,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根据我国元代周达观的出使笔记《真腊风土记》(“真腊”即吴哥王朝所在地SiamReap音译),在丛林荒草间发现了沉埋的吴哥王城。
《真腊风土记》记载了十三世纪吴哥城的方方面面,除描写王城伟大的建筑与雕刻之外,还广泛记录了当地人的日常生活,成为吴哥文化极盛时代的唯一记载与重要史料曲沃吧。说来惭愧,“周达观”在我着手了解吴哥之前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我想对绝大多数国人而言也是如此。按照我们经史子集的书目次序与读书科举的目的,这本书算不上入流,纵使《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价该书“文义颇为赅瞻”李馨琪,也绝不会激起当时的读书人探索世界的野心。可是墙里墙外香,层层转译后,法国人靠着这藏宝密码掀开了奇迹的面纱。这真是咄咄怪事,吴哥王朝的文字多用来记述神与宗教,即生即灭的人事变迁罕有记载,中国人的行记成了了解吴哥王朝的唯一线索,又是法国人按图索骥发现了遗址,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因缘。
关于吴哥城的废弃,也有人认为根源出在吴哥王城的复杂的水系上东吴四将。当王朝失去对当时世界上最复杂水系的维护力与控制力时,王朝日趋衰弱,暹罗人的入侵摧枯拉朽,更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把稻草侯德昌。联系《真腊风土记》的记载与实地见闻,此说或有道理。
二、吴哥城与水的博弈
柬埔寨属于热带季风气候,一年干湿季节分明。我们到来时值七月末,正是雨季,哪怕眼下还烈日当空,转瞬便可能飘来一堆乌云下起太阳雨来,溪水也随之奔腾起来。水既是吴哥百姓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稍有不慎便又成了洪水猛兽,正像我们历来对黄河的态度。农业生产仰仗黄河水利mhls,可又不得不既忌惮于黄河决堤的摧毁力,与水博弈的过程正是黄河流域民族曲折发展的缩影。水系的建设也紧密联系着吴哥王朝的国力。
1、为水迁都
今日吴哥景点中有处罗洛斯遗址,临近暹粒河,是前吴哥时代延续数朝的旧都。遗址上有的主体建筑中,洛雷寺是一座建在水中的寺庙,类似水神庙,大蓄水池现已干涸,当时能起到调控干湿季节水量的作用,宫殿巴孔寺四周也有类似护城河的水渠。而之所以迁都,考古学家认为是罗洛斯地区深受水患影响。后来迁都所选定的地址是巴肯山,这山约60米高,在我们看来不过是一处土丘,可这是广袤的热带平原中少有的高地。巴肯山上所建的巴肯寺四周也有水渠遗迹,其实这样的高度,哪怕雨季也不会淹到诸神学徒,可水渠作为一种建筑范式被保存下来,足可见吴哥人对水的重视。
2、引水建都
《真腊风土记》记载,雨季时吴哥城临近的洞里萨湖水可涨到八丈,“巨树尽没,尽留一杪(树梢)耳”,滨水居住的人就要搬到山后去住。到了旱季,则是“点雨则无”,人们又移下山拣有水的地方种稻,水之影响民生至此。看平面图,或者以航拍的视角俯视吴哥,能一眼看到吴哥王城庞大而又错综复杂的水系。当日出使该地的周达观见到的城郭是:“城之外皆巨壕”,“东池在城东十里,周围可百里”,吴哥城西边的西梅蓬水库前无古人。这些巨大的人工水池在雨季时蓄水解除水患,旱季时又放水灌溉农田,农人们雨季时不必再避水而居,旱季时也不必再靠小小水沟望天收,保证了农业生产。建国之初,统治者便以极大的野心与抱负编织构建了这张水网,水网以王城为中心,沿着神圣的王城水系流入四周村民们的稻田里。吴哥水系既是水利工程,也是宗教王权信仰的具体体现,它们所带来的丰收让国王的神性变成了现实。2
3、国之命脉
水系直接影响着吴哥王朝的兴衰。庞大水系的维护投入无穷无尽,加之雕饰繁复的石城建设更是劳民伤财,国力鼎盛时还能供给李蔚语,可国力不济时,整个城市建设本身就是王朝沉重的负担。李建群也就是说马伊琾前夫,吴哥人大兴土木建起了一座自己都无力持续养护的城市,而一旦水网被破坏,与之相辅相成的宗教王权信仰也随之动摇:灌溉水网的破坏使农业歉收,对国王的信仰不再具有丰产的能力,国家的立身之基便会随之动摇。今日的柬埔寨灌溉水网已近失效,国家在近现代历史上的多灾多难,也使其无力组织人力、无力恢复吴哥王朝精密宏达的水网体系,沿途所见的农业生产基本依靠自然降水。
三、水系中的吴哥文明
充沛的水量与自然河流湖泊是自然的恩赐,加之以人力构建的精密水系,滋养了灿烂的吴哥文明。从百姓的生产生活到民众的心理信仰,莫不与水息息相关。
1、水与生产
今日柬埔寨暹粒市四处依然都是水稻田,稻米是老百姓的主食。十三世纪,《真腊风土记》记载,当地水稻种植“大抵一年中,可三四番收种”,多熟多产,养活了当时吴哥王朝的一百多万人口,并大力供给其雄踞东南亚的强大兵力说木叶,这样的生产力离不开吴哥精密水系的支撑,当然,当地温润的气候与充沛的水量也是前提,“又有一等野田,不种常生,水高至一丈,而稻亦与之俱高”,真是良田美池。
除了农业,临近的洞里萨湖提供了丰富的渔获,巴戎寺的浮雕壁画上生动描摹了成群的鱼虾,渔获喜人;咬住人衣带的乌龟,幽默风趣;还有吞食落水人或羊的鳄鱼,《真腊风土记》记载鳄鱼大者如船,着实惊悚。蛤蚬螺蛳之属,湖中可捧而得,真是羡煞人。今日洞里萨湖边有浮村,整个房子像只船一样飘在水面上,靠水吃水,聚集成村,不过听说多为越南人。
2、水与生活
柬埔寨人天然亲近水,今日漫步吴哥,护城河边上、旧日王宫御园的池塘里,总有些旁若无人自在戏水的当地人,有人还顺势便摸起小鱼螺蛳来,你若问渔获如何,他会嬉笑着给你看竹笼,邀你也下水试试。周达观曾记载,此地“地苦炎热,每日非数日澡洗则不可过”,于是每家皆有一池,家有浴池还不够,三不五日,城中妇女便成群结伴到城外河中“漾洗”,“至河边,脱去所缠之布而入水颖霆,会聚于河者动以数千。”真像是一场水中的全民大派对!可我们深受儒家教化熏陶的周达观却对此颇多不屑,“自踵至顶,皆得而见之,略不以为耻”——竟一点不知道羞耻。
可看看吴哥寺庙的廊柱上壁画上,处处雕刻着从搅动乳海(Sea of Milk)激起的浪花中获得生命的飞天女神(Apsara),她们姗姗而来或翩然起舞,充溢着新生的喜悦,可没有人会荒谬地指责她们怎么一丝不挂不知羞耻。在人与自然的亲近中,我们能真切的感受到生的自在与活力,没有束缚,没有成见。说来有趣,周达观的笔记最后添上了这么一笔:使节团随行的汉人们向往这戏水的乐趣,没几日便也偷偷下水了……不知身处这地苦炎热之地的周夫子曾心动否?
3、水与信仰
对水的信仰体现在对水治愈能力的推崇上。《真腊风土记》记载,“国人寻常有病,徐自贤多是入水浸浴,及频频洗头,便自愈可”,寥寥数字,看不出是什么神奇的水。现在的龙蟠寺据说就是当时的医院,即《真腊风土记》城郭一章所记载的“北池”。这吴哥时代的医院正由边长七十米的中央水池和四周的小水池构成,中央水池通过象、人、狮、马形象的导水口流入小池。中央水池中雕刻有一匹骏马,现已残缺花开在眼前,边上依稀可见有人双脚悬空紧紧抱着马身,朝向水池中那好似救赎之地的石塔,这雕塑取义菩萨化身为马普渡受难者的故事。几乎谈不上医疗条件的年代,生老病死更多的是听天由命,苦难的人生里,能抚慰心灵的处所皆具有强大的力量。即使这水既非温泉也非药浴,可这浸润宗教意味的水或许正能带给人心灵的慰藉。
荔枝山和科巴斯宾山的遗迹更深层次地反映了水与吴哥的关联。荔枝山溪流底的岩石上雕刻着上千个林迦(Linga)石柱,与之搭配的台基成为尤尼(Yuni),类似原始生殖崇拜的遗迹,可能寄托着子嗣连绵不绝、族人繁荣昌盛的希望。科巴斯宾山也有类似于此的雕刻,这里是暹粒河的发源地。今日依然有人前用牛奶祭拜祈祷,牛奶一次次冲刷林迦,让人想到搅拌乳海而获得喜悦生命的飞天女神(Apsara)。这受到祝福的水汩汩流经雕塑,流向水系密布的吴哥大地,流向赖以水源生存的人民,直观诠释了何谓“生命之水”,也让人想到千百年来吴哥文化的源远流长。
从《真腊风土记》入门,到实地感知探索,吴哥文明于我是个崭新的世界。旅行匆匆,笔记草草,对于吴哥的水系与文明,本文观点固属粗浅,还有更多更深的领域有待学习发现。
这样的走出书斋实地学习的体验让人为之一振,太史公司马迁“年十岁则诵古文,二十而南游江淮中创场站,上会稽,探禹穴……”,青年时期的杜甫“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怒剑啸狂沙。我国古来有“壮游”传统,鼓励士人读万卷书异界归来,行万里路。这概念颇类西方国家的“间隔年”(Gap Year),以真实地接触世界,真正地认识自己。《真腊风土记》这部异域志书正体现了中国古人对外界的好奇与探索,对其他文明的认识与理解,具有独到的眼光与智慧。当然,此书也有其不足之处,比如作者居停一年,所见所闻不乏片面;字里行间也偶见所谓天朝上国对诸夷的偏见,可总体上瑕不掩瑜。可惜的是,《真腊风土记》成书后长达几百年间,从未有国人循着周达观的足迹去一探这沉埋的灿烂文明,这样封闭的民族心理值得一探,也足以成为今日之鉴戒。
参考文献:
1.(元代)周达观.真腊风土记[M].北京:中华书局,2006.
2.罗杨,他邦的文明—柬埔寨吴哥的知识、王权与宗教生活[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杨养正,2016.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