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徐宁生从汉阙看汉代雕刻艺术之美(上)-御凰品冰岛

作者:admin 2016-04-02

从汉阙看汉代雕刻艺术之美(上)-御凰品冰岛


巴蜀地区是汉阕遗存最多的区域,这些汉阕主要分布于岷江和嘉陵江流域,目前地面遗存的汉阕有二十多座,其中大部分汉阕上刻凿有为数众多的图像雕刻,以题材而言,这些图像雕刻涉及神话传说、历史故事、社会信仰、风物民情等诸多方面,可谓是一部立体的绣像史书。
以雕刻本身而言,巴蜀汉阕上所刻之像,有的古朴遒劲,有的细腻流畅,多为中国图像雕刻史上的杰作,更是雄强博大的汉代气象的最佳体现。要对于一件文物或艺术品有所认识,首先得对现存实物进行周全而仔细地观察,同时必须结合大量历史文献和考古材料作深入地探索。
《韩非子?说林》有云:“刻削之道,鼻莫如大,目莫如小;鼻大可小,小不可大也;目小可大,大不可小也鸠摩搜书。”这段话大致意思为:雕刻人像的时候,鼻子不妨刻大点,眼睛刻小些。鼻子刻大可以改小,刻小就不能再改大,眼睛小可以改刻大,反之则不能再改小了。
由此可见,雕刻是一种不可逆反的“减法”,要比“加法”工艺的塑更有难度。工匠通过锤、凿、錾等金属工具,依照一定的粉本图样,在石材施以铲、剔、凿、挖等技法雕造出各种题材的图像。若以刻技法分类,常见的汉代雕刻图像大致可为线刻、凹面线刻、减地平面线刻、浅浮雕、高浮雕五种。其实是与汉代玉器的雕刻有许多相通之处的。
线刻指的是在石材表面以阴刻线条雕出图像,单纯的线刻在汉阕上很少,往往混合于其他技法中,以表现图像的某些细部。
汉代线刻图像
凹面线刻大体指的是所要刻画的图像凹入石材表面。
汉代凹面线刻,图像呈平整状态地凹入石材表面。
而凸面线刻,则与凹面线刻完全相反,大体指的是把石材上图像以外的部分铲凿去,图像因此显得凸出,宋代《营造法式》于此有专名曰“减地平钑”,这是汉代石刻图像最常见的形式约翰库缇斯,中国汉阕石阙中,著名的山东嘉祥武氏祠阙上的图像,即属此类。
山东嘉祥武氏阙上图像皆凸面线刻
而浮雕是指图画物象呈弧状凸起,其表面不同部位也明显的起伏不平,有较强的立体感,而根据图画物象隆起的弧度的高低不同以区分类别,《营造法式》中,浅浮雕的专名为“剔地起突”,高浮雕名“压地隐起华”,这类石刻图像,属于“拟浮雕”类。
渠县冯焕阙翼龙浮雕
巴蜀境内的汉代石阙上的雕刻图像沁水天气预报,虽然也有不少“拟绘画”,但大部分都属于“拟浮雕”类隆化吧,甚至有些已然近于圆雕。
蜀汉阕上的仿木构件,本身即为高浮雕雕刻佳作网。
古人研究石刻图像,很少实地踏勘考察,几乎全赖拓片刘喜奎,有关拓片,巫鸿先生在《说“拓片”》一文中有言:“拓片在一个静止的形象中“凝固”了历史时间的某个瞬间,然而与照片不同的是杨文广结局,拓片将器物及其图像的实际距离缩小的极致,它不啻从器物上剥离的一层人造表皮陈国熹。”石刻图像的很多细节麻永东,只有拓片才能呈现,但拓片有其局限,当器物或者图像是一种没有规律且起伏较强的浮雕形态,拓片就无法准确完满的呈现浮雕物像的许多细节。
雅安高颐阙上铺首雕刻及其拓片
另外,当一件器物或雕刻的出现缺损的情况下,拓工在拓片的过程中,往往会进行一些有意无意的另加工和再创造,这种加工和创造,多半基于人们个人理解与凭空想象,是一种不折不扣的造假逛新城简谱,古往今来的学者们稍有不慎,就会受骗上当云大urp,以著名的王晖石棺为例,其前档部位刻有仙人启门浮雕,不少学者认为此雕刻中启门者是一位仙女,然而,若近距离观察实物就会发现,启门者面部漫漶,五官根本无法识别。
四川芦山王晖石棺上仙人启门雕刻
可在拓片中,其眼鼻嘴耳竟都有所呈现。
王晖石棺上仙人启门图像之后世拓片
之所以有人将王辉石棺前档上的启门者判定为仙女,其依据只能是启门者头上的高双环发髻,实则这绝非发髻而是仙人的一对上耸长耳。汉诗《长歌行》曰:“仙人骑白骑,发短耳何长。”葛洪《抱朴子?内篇?论仙》记:“邛疏之双耳,出乎头巅。”
陕西西安玉丰村出土西汉青铜羽人像
这样的仙人又可以成为“真人”、“神人”、“羽人”等等驭香。他们“不食五谷,吸风饮露徐宁生。乘云气,御飞龙,而遊乎四海之外宋彬彬。”《楚辞?远游》云:“仍羽人于丹丘,留不死之旧乡。”《论衡?雷虚篇》记:“飞者皆有翼四特酒价格表,物无翼而飞谓仙人。图仙人之形,为之作翼。”又《无形篇》云:“图仙人之形,体生毛,臂变为翼车易购,行于云,则年增矣,千岁不死。”
巴蜀汉阕上有不少这类羽人形象,这些仙人骑龙骑鹿、或掷六博。
王家坪无铭阙仙人骑龙
也常常以仙界主宰西王母的侍者的形象出现,他们所启之门,正是凡间通往仙界的大门,而这些启门者,正是导领来者前往仙境的接引者,世人不解,将仙人的长耳视为女子的高发髻,从而把仙人当作世俗女子,后世此类图像中的启门者几乎都是侍女,于此颇有关系。研究一件古物,不能全然偏重于图像学方法,因为过于拘泥于这种方法的话,容易导致异想天开地演绎,使图像的解释脱离历史实际。
赵家村西无铭阙上仙人掷六博
巴蜀诸多石阙的阙楼最顶端位置,往往都刻有仙人启门图像,半开的门将凡间和仙界贯通在一起,在艺术表现巧妙地经营出一种纵深感的同时,也揭示石阙的墓主可以由此通往仙界。
绵阳平杨府君阙上仙人启门图像
与启门者相对,站在门外的人物,是为汉代著名的方士,巴蜀石阕上这类方士雕像,与汉代极为流行的升仙思想密切有关奉纸橙婚。
王家坪无铭阙仙人启门
所谓的方士,即方术之士,自称能求仙招神、会制药炼丹,可使凡人长生不老,传说他们介于人神之间,掌握着可与仙神沟通一类的法术。汉武帝渴求不死,尤为宠信方士,每东巡海上束缚东宫,“上疏言神怪奇方者”的方士就蜂拥而至,政治上的统一往往会造成思想和文化上的趋同,方士信仰也就自上而下周遍四方地风行开来,作为导引升仙的角色的方士形象,也就多广泛地出现在各地的与墓葬有中,辨识的特征是他们手中的节。
巴蜀汉代石棺上方式持节图像
雅安高颐阙上仙人启门及方士持节求仙图像
《周礼?地官?掌节》云:“掌守邦节而辨其用519996,以辅王命。”《汉书?高帝纪》颜师古注:“节以毛为之,上下相重,取象竹节,因以为名。将命者持之以为信。”《后汉书王效兰?光武帝纪》李贤注:“节所以为信也,姜次郎以竹为之八角丁,柄长八尺,以旄牛尾为其毦三重。”节本是代表天子的一种符凭,而方士所持之节,则是唯恐仙人不知来由,而矫诬而昭明信的一种信物。
文字:御凰品冰岛采集编辑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