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影子的爱情故事从德国启程,独闯肯尼亚一个月,我活着回来了…-WEGZUDE留德圈

作者:admin 2017-03-17

从德国启程,独闯肯尼亚一个月,我活着回来了…-WEGZUDE留德圈

前言:圈哥没去过非洲,但心里一直对非洲充满向往,想从非洲大陆北端的埃及启程,看看胡夫金字塔,尼罗河入海口,然后直奔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跨越东非大草原,飞过东非大裂谷,看动物迁徙,由维多利亚湖,登乞力马扎罗山,然后前往刚果穿热带雨林,再去马达加斯加体验非洲的活力…看到小慧慧的这篇文章,不由自主得读完,并希望分享给大家。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好姑娘在德国
2016年年初一个契机让我有了想去非洲肯尼亚的冲动和强烈欲望。想去非洲大草原,想去看动物大迁徙,想去做义工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想过一个有意义的暑假。决定去肯尼亚后,就给老爸发了个信息,我打算7月去肯尼亚做义工了,老爸二话没说投了否决票。而后我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给他举例子讲道理。老爸后来也意识到拜访函,我决定的事谁也拦不住,所以只能嘱咐我多加小心。
就这样我开始了半年的准备工作,找义工项目,联系学校,联系住宿家庭,影子的爱情故事订机票,打黄热疫苗,看攻略等。2016年7月我一个人托着28寸的大箱子怀揣着满满期望和对未知的忐忑不安独自上路了。从慕尼黑飞到迪拜转机再到内罗毕机场,历时17小时左右。在这不得不夸一下阿联酋航空,确实很好,有看不完的电影,飞机餐提供了很多选择(素食餐,亚洲餐,印度餐等),可以提前在网上选定,服务也相当周到,迪拜机场的免税店也超多,可以逛很久来打发转机时间。

(作者供图)
刚下飞机就在办理落地签的地方填表排队。50美金肯尼亚落地签,据说从国内出发没有签证的话中国海关不放行,我从德国出发,海关并没有查。国内小伙伴可以办理电子签,也非常方便。我将打印好的义工证明和返程机票递给工作人员,随即就给了签证。只是队排的有点长,等的有点久。

(作者供图)
当时我以为他给了一个月的签证,毕竟我的义工证明上的时间是一个月,所以也没注意查看上面的日期。后来被警察查护照时才意识到落地签只给了我两周。而那个时候我已经是非法居留肯尼亚了。意想不到的是我用20美金贿赂了警察,然后就被放行了。更意想不到的是我的肯尼亚妈妈说我给多了。其实10到15美金就可以解决。不得不说,这让我很涨见识,原来在世界的某个地方还可以有这样的操作。

(作者供图)
身边很多朋友很惊讶我一个人去肯尼亚,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非洲是一个充满危险又贫穷的地方,更何况我是个娇小的妹纸。为了增加自己活着回来的几率我也为此准备了很久,看了非常多的攻略,在肯尼亚的每一天都小心翼翼,提心吊胆,与当地人斗智斗勇。当飞机落地德国时才深呼一口气,卸下所有防备,有种有惊无险的窃喜感。总而言之这是一趟无比刺激又让我时刻充满新鲜感的旅行。

(作者供图)
一个月的肯尼亚之行,遇到太多有意思的人,奇葩的事。除此之外,我也领略了一把非洲大草原的狂野美,看到了心心念念的的角马大迁徙,不再是赵忠祥老师口中的解说。即使时隔两年,每当提起肯尼亚,那些画面还是历历在目。记得刚从肯尼亚回来的那段时间,不管见到谁我都会眉飞色舞的给他们讲述我那段奇葩惊险旅程,感觉没有两小时根本讲不完,所以我打算把肯尼亚之行分成几个话题来讲,今天先聊聊我的义工生活。

义工怎么找?
寻找合适的义工项目还是花了不少时间的,先找靠谱的义工组织,然后在组织内找有没有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项目,逐步缩小范围寻找。我为此主要通过以下两种搜索方式。
国内豆瓣上有很多义工项目小组,在搜索小组里输入关键词“国际义工”,就会出现下面这个页面,进入每个小组后会有详细的项目介绍。现在国内这样的义工项目很多,知乎里“暑假想出国做义工,有没有比较规范的国际义工组织” 这个话题的第一个答案还是蛮详细的,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去看看。在找国际义工的时候灰商,我还发现了很多国内有意思的义工,比如去西藏,云南等地方的青年旅社义工,我有朋友去年就去云南待了一个月,他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还在大学的童鞋们不妨试试这样的义工旅行。

(作者供图)
因为在德国留学,国内的项目再好还是有距离感实施起来可能比较困难。因而我在谷歌里搜 Volunteer Program 尝试寻找欧洲义工组织。IVHQ和AIESEC算是比较出名的国际义工组织,AIESEC很早前就有听说过,后来发现我所在的德国学校也有这个组织,方便省事起见我最后决定通过AIESEC去肯尼亚了。
在AIESEC的官网上找到我感兴趣的项目后,就立刻给联系人发了邮件,介绍了自己的基本情况并表达了想参加这个义工项目的强烈愿望。没过多久收到了回信,并和我约了一个面试时间。其实肯尼亚那边AIESEC人面试相当随意,我先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问了我的优缺点,并说非洲生活非常不一样,问我能否快速适应这种艰苦的环境林雪平大学,还有问到我预期的义工时间和长短等问题。面试很顺利,后来收到他们的确认邮件,但还需要德国这边AIESEC组织的确认,所以我又和我们学校AIESEC成员联系。最后敲定了这件事。
很多人以为义工项目会报销住宿甚至机票等,但并非如此。我当时查到的义工项目基本都需要缴项目费。项目费根据义工国家和时间长短不同而变化。大家也可以货比三家老大的甜心。
义工做什么?
当时我的寄宿家庭里有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志愿者,我们分别在三个不同项目里工作。第一个项目是老师,教一到五年级学生英语数学或中文。第二个是为非洲妇女提供商业帮助,当时我和小伙伴拿着她们做的手工包去内罗毕市中心,一家家店铺询问他们是否喜欢这些包,是否愿意购买,能出什么样的价格三浦佑太郎,并留下有意愿人的联系方式,然后把询问结果和联系方式交个项目经理人,他们会做进一步联系,然后想办法将这些手工包卖出去。第三个是IT and Public Relations,主要工作是为学校建立一个网站用作宣传,希望可以获得一些公司或组织的资助。这是我当时做的项目,我们用wordpress为他们做了一个简单网站,上传了学校信息和孩子信息。另外,我也为他们拍了很多照片,并将这些照片传到不同的社交媒体,比如facebook,twitter等,让外界对他们有所了解。

义工小趣事
第一天到学校时我把从德国带的小熊糖给校长,他连声道谢然后自己留了两小袋糖徐乐同,拿着剩下的带我去教室发给学生。那些小孩一看到校长手里的糖果圆圆的大眼睛都亮了随后就涌上前来抢糖果。

(作者供图)
每次当我拿出相机给他们拍照时,小孩子们都好激动好亢奋,一下涌到我面前,摆出各种耶的造型。

(作者供图)
再后来我每天都去学校和他们呆在一起,中午学校会给孩子们提供午餐,对我而言是难以下咽的午餐,主食就是下面这些白面团高明婷,一点味都没有,只能填饱肚子。然而校长告诉我,这儿的很多小孩每天只能靠学校这顿午餐维持一天的生活。

(作者供图)
义工快结束时,学校的一老师给我发短信,说她家里很穷,希望我可以帮助到她。之前有朋友临走前,学校的某老师希望她可以把Iphone手机送给她。还有另外一群朋友的义工老师希望志愿者可以买那些非洲妇女的手工包。不得不说,他们这种直白的索取方式让我很不喜欢,好感度降了很多。

(作者供图)
我是合格的义工嘛?
肯尼亚期间我认识了很多通过不同组织来的义工,大家来义工的理由也都各不相同。有些出于好奇,有些为了用义工经验丰富简历,有些想体验生活,有些想看看非洲,有些想为贫民窟的孩子奉献自己绵薄之力。
有些志愿者每周只去工作两三天,剩下的时间就去旅游。从加纳来的志愿者因肯尼亚太冷而不愿出门,整天待在寄宿家庭里(肯尼亚当时温度13度左右,据说加纳平均温度很高,所以他觉得他冷受不了)。还有些志愿者尽心尽力,每天给孩子们上好几节课,嗓子都哑了。还有人在肯尼亚做义工后觉得自己应该为他们做更多,然后回国集资在贫民窟建了我当时做志愿的那所学校。还有那个在肯尼亚长期生活读书的男生,他每周都会去学校一天给孩子们上课。校长曾讲过学校只有四个老师要教一到五年级学生所有科目,每天上课强度都很大,所以志愿者的到来可以让他们稍微缓一缓。

(简陋的校长办公室)
每天来贫民窟的志愿者很多,大家都有着各自目的,那些孩子们不断适应新面孔,看着我们来目送我们走。有时候我常常在想这种短期的义工真的会带给他们帮助嘛郑毅然?真的利大于弊嘛?他们会不会将所有的帮助当成理所应当然后索取更多?就像那些后来问我们要钱,要手机的大人们。我很担心有一天他们形成的价值观会是,我们很穷所以我们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你们的帮助马素贞,我们很穷所以我们犯下的错误可以被轻而易举的原谅。我希望我送他们的糖果给予他们的帮助在他们未来的道路上会是一个正面的影响。

(带给他们的糖果零食)
我的肯尼亚爸爸妈妈就是这么酷
我的寄宿家庭是AIESEC安排的。是个富有且高学历家庭。他们一家有5口人,爸爸,妈妈,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爸爸妈妈都是研究生,毕业于肯尼亚最好大学内罗毕大学。爸爸现在在做生意是个小老板,每天早出晚归,晚饭过后继续带着眼镜开始算账打理着自己的生意。妈妈是个超有能耐的女强人女商人,去加拿大留过学,学过酒店管理,后来为了照顾一大家子人辞去了固定工作,开始了自己的小生意并照顾着家庭。虽然妈妈非常的现实又很商业,但我打心眼里佩服她,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活得很明白,并完美的兼顾了家庭和事业。

每天晚饭后孩子们回各自房间,妈妈看电视剧,爸爸看公司账目,我就坐妈妈旁边把一天里发生的趣事讲给她,那个时候的我话多的就像嘴停不下来的破小孩。记得好几次妈妈看到紧张画面时就赶紧转过来对我说“I wanna watch my soap drama半劫小仙, could you please talk later”,她一说完我就调皮的把自己大脸搁在她面前,挡着她,然后就能看见她那着急可爱气急败坏的模样。此时的肯尼亚爸爸便在一旁偷笑。

肯尼亚的一次公休假期,他们回乡下探望爷爷带上了我,开车3个多小时才到。爷爷看着很健朗,说话有一点点吃力,英语说的也不是很好。爷爷曾经是老师,年轻时候的照片很帅气,一股一身正气的帅气。或许很久没有人来看望他了吧,那天他话很多,讲了很多他以前的故事,我便成了聆听者。临走前,爷爷突然拿出100先令(相当于一美元)塞我手里,我下意识的推开了,妈妈让我快收下,说爷爷很喜欢我也很感谢我给他拍照,任明廷如果我不收,他会不开心。那一刻我有被爷爷的善良感动到。上车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是一个这辈子只会见一面的人。愿您一切安好城固二中。

(作者供图)
寄宿家庭和我气场很合拍,在这住的很舒服,喜欢和妈妈一起聊天,喜欢爸爸常拿我开玩笑,喜欢小女儿人美见识广带我嗨,喜欢八卦大女儿和男朋友什么时候结婚,喜欢妈妈每早煮的超美味的肯尼亚奶茶,喜欢在那儿的每一天。

(小女儿)
半个多月的义工生活充实了我的肯尼亚之行,那些或懒惰或善良或贪婪或努力或腐败的人增加了我对这个世界的包容度九鼎迷踪,这儿的贫穷疾病让我开始珍惜和感恩现在拥有的一切。

(我的非洲装)
— — —END— — —
如果你也有各种独特经历
请投稿到wegzude@gmail.com
25000+留德学生将看到不一样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