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希哲从汉字看《论语》的奥秘—写在前面的话--二马汉字评书-二马看天下

作者:admin 2014-10-06

从汉字看《论语》的奥秘—写在前面的话||二马汉字评书-二马看天下


编者按:
范登生老师的汉字评书已讲完294期,他对汉字的独到见解得到广大读者的信赖和好评。自本期起,范老师将从汉字的角度向广大读者讲解《论语》这部中国传统文化经典,相信广大读者能够从中领略到颇具一格的《论语别解》。?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上初中时,家里就有一本残缺不全的《论语》,便常常拿出来翻看刘炳国,感觉天书一般,弄不清里面到底讲了些什么。当时村里没有文化人,请教无门,但这却成了我心中的一份记挂,难以忘却。曹小小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才购得一新本《论语》,闲暇时便经起风了主题曲常看看,一直保留到今天。近几年,国学渐热,《论语》也变得炙手可热起来,各种版本的译注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方便了大家的学习,可谓一大盛事也。
人们为什么对《论语》如此喜欢呢?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论语》的地位非常高,影响非常大。东汉时期,《论语》已被列入经书之列,成为学者必读之书,后代学者对其注疏者不计其数。宋代大儒朱熹视《论语》为经典中的经典,并著《四书集注》,成为当时及后代士子们修身的圭臬。北宋政治家赵谱曾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说。明太祖朱元璋更是将《论语》钦定为科举必读之书。就连300多年前的日本学者伊藤仁斋也把《论语》称之为“最上至极,宇宙第一”。可见,它在中国古代社会的地位和影响。现如今,随着党和国家对中国传统文化越来越重视,《论语》更是热得滚烫,因此使得人们趋之若鹜,奉为至宝。难怪美国学者威尔斯也把《论语》列为世界十大奇书之一。
从我研读《论语》的感悟看,《论语》的确精深博大,营养丰厚兰州树人中学,它穿越两千多年的时空,依然绚丽多彩,惠及世人,这真是令人难以想象的,然而这又是不争的客观现实。如果一位炎黄子孙没有读过《论语》,不管你身居何方,从事何种职业,也不能说你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深入地了解;如果一个象牙塔中的学子没有读过《论语》,不管你学历再高,外语说得再好,也不能说你是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如果一位党政机关工作人员没有读过《论语》,不管你官职再大,见识再广,也不能说你文化修养有多好。最近,我接触到的一些人常常议论说,习近平同志的讲话,经常引经据典,每出必有新意,似山泉沁人心扉,若清风扑面爽身,像珠玉熠熠生辉。殊不知,习近平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铁杆粉丝,国学功底深筑厚积,才有了今天的收放自如和游刃有余。
这话扯得远了些,却也是正题,回过头来再说说我为什么要写这部书。世上《论语》译注众多,似乎没有再写的必要,况且都是名家、大家,自己还能写出什么花样来?当初我也有这种考虑,更何况自己对《论语》的认知和理解也是肤浅的。肤浅归肤浅,我倒觉得还是有写的必要,主要基于以下几种考虑:一种考虑是,虽然世上《论语》译注较多,但通俗的却少,解来解去,看来看去,让人觉得不够透亮,有些版本让人越看越觉得糊涂qq九仙,有些版本则是炒来炒去没有新意。如,有的版本把“偷”解释为“偷薄”偷脸,把“空空如也”解释为“空空然也”等等,这种解释等于没有解释,因为这种解释读者还是看不明白。一种考虑是,同一句话或同一个字,不同版本解释歧义较多,甚至大相径庭。这种情况给人们学习《论语》带来诸多困惑,虽然都是一家之言,但却不知哪个一家之言言之有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注释者往往就某个字解释某个字,到底这个字为什么是这个意思,没有过渡性说明,所以学起来只能死记硬背,使得学习过程变得枯燥乏味。如,“襁”字为什么是背负小孩的兜兜?“袂”字为什么是短袖的单衣,“暴虎冯河”为什么是赤手空拳打虎、光着脚丫过河,等等。我认为,上面三个问题都是人们学习《论语》过程中遇到的而且必须解决的问题。正是基于以上三种考虑,我才决心写《论语别解》。
说来我也有些自不量力,想把这三种“毛病”修正过来谈何容易!无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打定了主意哪有食言的道理。想不到动起笔来,却寸步难行。难行在何处呢?一难是对《论语》的系统掌握,虽然从前常看,但毕竟是零零碎碎、零打碎敲。二难是对《论语》中一些字词的解释,这涉及到古文字学、文字学、训诂学、音韵学等方面的知识,这对我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现学现卖能行吗?三难是资料匮乏,文字学、训诂学、音韵学等方面的书籍很多,但却远远不够。比如,研究甲骨文、金文的专著多则多也,但《论语》里边有很多需要解释的字,这些专著里面却没有。因为目前总共发现的甲骨文字大约5000个赵珈琪,辨识并解读出来的只有1500多个,还不到三分之一。面对这三座难以逾越的大山,我心里还是嘀咕了很长一段时间。
开弓没有回头箭蛇獴,再苦再累也要干。决心一下,我便从书店买来十来个版本的《论语》,以及几十本古文字学、文字学、训诂学、音韵学等方面的书籍,着了魔一样浸泡在里边难以自拔,吃得那个苦啊,用日以继夜、食不甘味是不足以形容的。我认为,最难的还是文字训诂九转成神,训诂分为义训、音训、形训,对《论语》里难以理解的字进行义训、音训的工作,先辈和前辈们早已完成,并反复得到验证,难就难在形训上,一个字往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造成在《论语》中的确切含义说法不一成都砂舞论坛,以致一句话翻译出来拧拧巴巴,意思不明。还有许多字解释起来不知从何处下手,虽知其义,却不知为何是这个意思。比如越也童装,我们都知道薨字是指君主、诸侯的死亡,从字形上看又觉得令人费解,但若仔细分析,其含义都在几个字符之中。“薨”从死从夢,“死”表示死亡,“夢”表示做梦。两形会意天策枪魂,薨字本义为像夢中人无知无觉的死者。最早本指一般人的死亡,后来被统治者死后独占。看到这里,我们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巧妙构思和造字艺术梁小静。《论语》中诸如此类的字还有很多,都需要一一破解,难度可想而知。
通过对《论语》中诸多字的形训郑州彩箱厂,不仅使我弄清了这些字的形义,以及在《论语》中更为确切的含义,而且加深了对《论语》这部中华传统经典的理解和掌握,可以说一举多得,受益匪浅。不过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这种以形训义的方法,并不适合于所有的汉字,有些字的字形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如果发生了突变和异构,这种形训的方法就会失灵,当然这是极其特殊的情况。就我研究的结果来看,古人所造的每个字符都是有特定含义的,我把它归纳为:义在形先、形必蕴义、形义相随。当然,同一个字的字形也是千差万别的,有的达几十种写法放学我当家,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也是千差万别的,我们不能一概而论。至于后来的文字如篆文、隶书等张希哲,较之甲骨文、金文的字形变化更大,我们必须运用历史比较的方法去考证,如就形训义,可能差之千里。本书中虽然也使用了一些篆文书写的文字,皆因找不到甲骨文和金文的缘故,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可能有人会说,这种“右文说”古已有之,对部分字可行,但不适用于对所有字的训诂。其实,“右文说”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命名,研究文字岂有仅仅研究右边偏旁的道理。这是一个学术问题,我不想在这里多发议论。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写过一篇《试论‘六书’理论的重大缺陷》的论文,送给有关专家或刊物,因与文字学研究的主流学派相左,未能发表。不过这并没有使我丧失信心,我坚信我研究的方法和道路是正确的,目前已经解读出20000多汉字,居然没有发现一个“形声字”将军烟,使我对许慎的“六书”理论更加怀疑。好了,还是请读者看看我解的《论语》里边的这些字吧,看完自然就会得出结论。再者,我在训诂过程中没有过多使用专用术语,一为压缩篇幅,二为方便读者阅读。
撰写《论语别解》这部书用了五年多时间,数易其稿。俗话说,自己的孩子自己疼。因此,我还是要“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几句的:一是《论语》译文一律采取意译而非直译,通俗易懂,适宜人群广泛,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就能看得懂,尤其适合党政机关人员和大中专院校的学子们学习阅读。二是难以理解的字词,均从古文字中考据出形义,并由此引申出多种含义,从中挑选我认为最接近《论语》原义的词句予以注释,使读者不但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增加了读者学习的兴趣。三是借鉴多种版本的《论语》注释,考证鉴别郑诗雅,尽量避免舛误,以免误导读者。
在《论语别解》这部书编写过程中,得到身边诸多战友和同事的大力支持与帮助,吸纳了他们很多好的意见和建议,在此一并表示诚挚的感谢。另外,由于时间仓促,积累浅薄,错漏之处在所难免,还望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作者:范登生,二马看天下特邀专栏作家
责编:恬恬推荐阅读
一丘之“貉”,小人更得志?
从天而“降”,可谓皆大欢喜
高屋建“瓴”并非就建在瓮上
弹“冠”相庆,只因“官”迷心窍
“庄生“梦蝶”,生之如蝶

感谢您的关注和阅读,
欢迎其他友情组织或个人转载分享
尊重作者,尊重原创
转载敬请注明出处“二马看天下(EMKTXWTT)”
谢谢!微信号:EMKTXWTT
以文会友,以文载道
贯通正能量,打造新思维
如果您喜欢,请点赞,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