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小盒漫画从之江校区看大学的建筑与人文之美-80生人

作者:admin 2018-02-13

从之江校区看大学的建筑与人文之美-80生人

有个很懂茶的朋友跟我说,品茶其实很简单,你觉得喝着舒服的,就是好茶。一个美食家也曾经说过,你认为好吃的,就是美食。除此之外,都是用来装逼格的。
美也是如此,美是不言而喻的,不需要解释和规范的。
前段时间两张之江校区的照片刷爆浙大朋友圈,可见之江校区的美是被大多数的人感知的。之江校区之前之江大学,是北美长老会在美国募资捐建的,民国时期中国最好的13所教会学校之一。司徒雷登的弟弟司徒华林在此担任6年校长,孙中山也曾经亲自到访,这里培养出了物理学家束星北、翻译家朱生豪等知名校友。
之江校区依山傍水,错落有致。每个建筑独立看,都有各自的神韵,放到一起,又浑然一体,相映成趣。这些基督徒不是为自己建立一所学校,而是为神,为他人建立一座学校,他们是虔诚的,庄重的。这种态度也体现在了建筑上,能从这些建筑中感受到他们的庄重与神圣,虔诚与真诚。
玉泉校区建设时,已经进入新中国。50年代中国一切学习苏联,玉泉校区也是苏联专家做的规划。从大门到老和山,一条中轴线,依次是瘦瘦的旗杆、高大的毛像、小小的竺可桢、胖胖的图书馆。中轴线两侧,分别是一三五、二四六教学楼烟花三月简谱。处处充满了秩序和权力的威严,讲究工整与对称。好在那时候的人一心一意搞社会主义建设西行寺幽幽子,心里还有一份崇高,虽然虚妄却不虚伪。没有人会偷工减料,几幢教学楼中苏结合,颇具匠心,半个世纪过去了,也算历久弥新。
到了紫金港校区,已经进入21世纪,一切都是大干快上。建筑也透着一股子急性子,好像吃激素长大的孩子,有点子虚。似乎每个建筑都有各自的想法,每个建筑都有各自的心思。有的有点中,也不那么中,有的有点洋,也不那么洋。启真湖畔,突然一座现代化的大楼拔地而起,又黑又高又粗,非常违和,不伦不类;白白的月牙楼倒是启真湖的好朋友,可惜很容易脏兮兮的。
说实话,如果没有启真湖一流的自然风光,紫金港的建筑群,近乎一座废墟。
从之江到玉泉到紫金港,我们能看到人们精神面貌的变化,从对神的信仰,到对权力的崇拜,到拜金主义和犬儒主义的盛行,建筑不会说话,但是建筑也说明了一切。
在我看来
建筑,是当下的人送给后来者最好的礼物。
建筑,是今天的人对当下的总结和阐述口唇茶,也是对未来的展望和预期。
好的建筑,首先应该体现今天人们的价值观,对空间的理解和认识,对建筑和环境的关系之表达。然后再利用当下最好的技术、材料和工艺,做出最好的作品。最后交给时间和岁月,去沉淀,去发酵,让没有生命的建筑,与千万个师生的灵魂碰撞交融,让建筑影响人,感染人,让自然环境和人在建筑上留下各自的痕迹。这样,建筑就有了生命,建筑就有了灵魂。
作为礼物的创造者,建筑的设计者、建设者,应该有发自内心的真诚和庄重。
一个学校的建筑,更应如此,我们到底要给后代留下些什么,是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

之江校区
之江大学自1911年起座落于钱塘江畔秦望山六和塔旁的二龙头,倚山面水,四周皆景。之江大学是第一批由外国建筑师规划主持设计的中国高等学校校园,是中国最早具有明显西方校园规划设计特点的高等学府之一,也是中国由传统建筑体系走向西方建筑体系这一转型期的重要实例,其建筑由西方近代风格糅合东方传统风格而成。红砖红瓦为主的校舍建筑群,掩映在参天绿树之中甘比诺家族,更是景上添景乐圣是谁。
之江大学旧址,现仍保留着20余幢老建筑。
校园中心,是一个几何形的花园,布局有些象美国大学的风格。花园正北,是红色的三层主楼慎思堂(Severance Hall),于1911年建成。屋顶原有东方式的两层飞檐角,后修复成简洁的四坡顶;下面有圆拱形窗户;底层是多立克石柱的门厅。此楼的前面有两棵大香樟树,树龄已有200多年;还有两棵老桂树,秋来还会开花;台阶下,有一对石狮蹲坐草地上。1912年12月10日,孙中山先生到学校视察,就是在这座楼前发表演说,并与全体师生合影。
钟楼(Bell Tower)同怀堂(Teng Memorial Economics Building)

钟楼原名同怀堂,又名经济学馆,建于1936年,由申报史量才先生家属捐建,“经济学馆”四个字由校长李培恩题写

钟楼左右对称,线条简洁,风格严谨,高耸的钟楼部分使得整座建筑呈山字形。楼第三层的北面,现仍标有竖写的经济学馆字样。因为钟楼是校园中最高的建筑,又因其红色比慎思堂等建筑的红色更鲜艳海金仓,所以特别吸引人。钟楼不但是进校门后所见到的最醒目的建筑,而且其上半部分在江对面都能远远望见,因此成为学校的标志性建筑。

钟楼主体三层,中间四层为钟塔,红砖清水外墙,中间是大拱门过厅,左右对称,线条简洁,风格严谨,没有繁琐的花纹,是典型的近代建筑。


《申报》总经理史量才先生为之江大学复校做出巨大贡献。1931年,他被之江文理学院聘为董事会董事。后来,他将其子史咏赓送入之江文理学院深造并决定在校园最南端再捐建一座标志性建筑。然而,该计划尚未付诸实践,1934年11月初,史量才在回沪途中遭暗杀,史量才本人、邓祖询(史咏赓同学)和司机均不幸当场遇难。史量才遇害后,史量才的夫人和儿子史咏赓遵先生遗愿,也为纪念史量才与邓祖询,捐建了“经济学馆”。竣工后,校长李培恩亲笔为此楼题写“经济学馆”四个大字,镌刻于一块白色大理石上,镶嵌在大楼北侧的二层门楼正中位置。为纪念邓祖询,该楼又命名为“邓祖询纪念馆”,“同怀堂”。
钟楼见证了历史,也见证了民国人物的情怀与情义。
图书馆







图书馆由之江大学同学会募捐兴建。该建筑曾为远东地区最好的图书馆之一。1932年落成。
主楼(Central Campus Building)慎思堂(Severance Hall)

孙中山曾经到访浙江大学并在慎思堂前合影,所以一直有传说,认为孙中山将一些革命经费埋到了之江校区。
1911年孙中山组织革命党人推翻满清建立民国雁南飞简谱,1912年12月10日孙中山先生满怀对教育的希望去杭州之江大学访问。他访问之大时与师生合影留念的照片,从1912年起,一直悬挂在“慎思堂”(总课堂)一楼会客室最显著的正对大门墙上,直至解放后1952年院系调整之大解体。



主楼建于1911年,由美国俄亥俄州赛佛伦夫妇捐资捐建,为校长、财务、教务、总务、会议室等行政办公之用



大楼位于校园中心草坪北端,三层砖木结构,清水砖外墙,拱券门窗,四根洁白的多立克柱营造出欧式风格,屋顶原有东方式的两层飞檐角,后修复成简洁的四坡顶

都克堂(小礼堂)

小礼堂原名育英堂、都克堂,建于1919年,由美国新泽西州都克家族捐建,是教会大学的象征

窗户上的尖券使其哥特复兴式的建筑风格十分明显,此建筑采用石料结合水泥,从用材到风格,在当时都是属于比较现代的建筑

小礼堂的墙面爬满爬山虎、常春藤等藤本植物,更显此建筑的沧桑感
上红房与下红房


上红房原名北太平洋楼,建于1911年。它的的圆栱门内廊,它的砖雕柱子,它的山花门楣,它的砖砌窗框,它的壁炉烟囱,它的色彩取料,无不透出西方在华早期教会建筑的气息与痕迹。

上红房和下红房的建筑是意大利风格,清水砖外墙、圆拱门廊、拱券外廊、雕花柱子和涡卷形浮雕具有古罗马遗风红旗颂简谱。上红房曾先后由时任之江大学校长的王令赓、李培恩居住


下红房原名帕斯顿楼,建于1911年,是一幢两层三开间、坡顶洋瓦带阁楼的红砖洋房,砖木结构,西圆东方红楼之贾瑚,立面造型变化丰富,独特别致。
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曾参与创办之江大学,其胞弟司徒华林则曾是之江大学的校长,1948年前后,司徒雷登曾在此居住






复古风也非常适合之江校区






之江校区绝对是中国高校建筑中的翘楚,怎么拍怎么有,不一一赘述

玉泉校区

玉泉教学楼的格局非常工整







红砖墙、飞檐和大盖帽是玉泉教学楼的一大特色


穹顶的设计也很用心

紫金港校区

















在紫金港拍照,第一反应就是水在哪里,找到了水,就找到了灵感

番外篇丨大学城不成
下沙本来的定位不是大学城,而是工业区。据说是一位领导,到下沙视察g7051,看到下沙基础设施已成,但是招商引资还没有到位,就说,“这里条件很好,干脆在这里做一个大学城吧。”领导一句话,导致下沙成了大学城,汇聚了15所高校,30万师生。
还是据说,时任中国美院院长许江到下沙考察了一番,说了句,“他娘的朱真芳,这种地方怎么能搞大学。”最终中国美院美院去下沙,到转塘找了块地,造就了中国美院象山校区,也给王澍提供了一显身手的机会。杭师大虽然不情愿地搬到了下沙,最后还是到海创园找了一块地,慢慢搬出去了。
在我看来空姐小花,杭州这么大,最不适合做学校校区的就是下沙。大学,除了老师和专业课程,一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在校园中各种思维的碰撞外,就是学校所在地的人文、环境、历史底蕴。可以说,一个大学毕业生,是这所学校人文环境和物理环境共同作用后的产物。杭州的优势在于一湖一江一河一湿地,与周边群山遥相呼应,形成了独特的城市自然和人文环境王子宁。在这样的环境下读书,是一段人生难忘的体验张小盒漫画,对人格塑造大有裨益。
但下沙是最不像杭州的地方,要什么没什么,就是一大块平地,旁边全是工厂。大学城变成了杭州人文的一座孤城、围城,虽然有20多万的大学生聚集在下沙国寿一家,但是这些孩子却得不到沉淀在杭州千百年的人文底蕴的熏陶。
有个校友在下沙当老师,她说那个地方非常闭塞胡佩兰,学生们不喜欢上课,可是在课外,他们更是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那些学校不像浙江大学,每天都有很多丰富多彩的论坛、讲座,学校里也没有做的很好的社团。导致下沙的学生在社交、表达、活动能力方面非常弱。
让孩子们到下沙读书,真是有点“坑儒”的味道。
这些年也去过不少高校,总结下来,能成为百年学府的名校,往往需要具备三个要素,要有山有水有庙。山水为自然景观,庙非特指庙宇,周边要有厚重的人文历史底蕴。
拿号称中国最美校园的厦门大学来说,依山傍海,附近有南普陀寺和胡里山炮台,风光秀丽。校园中有芙蓉湖和情人谷等景点埃及祖玛,静谧而浪漫。厦门大学校门口,就是一线的海景,隔着海峡,能看到对面的鼓浪屿。从学校可以爬山到南普陀寺,寺庙建于唐末,是闽南佛教圣地之一猛鬼旅行团。厦门大学的建筑别具一格,旧建筑多为陈嘉庚女婿所建,清水墙、琉璃顶,极富特色,被喻为“穿西装,戴斗笠”,是中西合璧的经典之作。在这样的学校读书,如果不生出几许人文情怀,自己都会感到羞愧。当年高晓松流浪到厦大,被一群女生供养,乐不思蜀,认为那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段经历。
厦门大学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和人文沉淀,使得学校校园成了厦门最为知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浙大几个校区,在我看来,首推之江。之江校区坐北朝南,背靠月轮山,面朝钱塘江,东倚六和塔,西部衔接九溪十八涧。建筑多有一个甲子的年头,清一色的红砖,错落有致,相互呼应,在郁郁葱葱的百年香樟中若隐若现。随口吸那么一口气,都有醇厚的人文味道。
玉泉次之,黄光宏校区坐西朝东,于老和山周边风水最佳。背靠老和山,与灵隐寺相连,与植物园相通,东望孤山,与西湖相接,直通杭州人文的子宫。如果说有什么缺点,就是离西湖稍远。
三推华家池,华家池的好处就是有个独立的池子,形成了自己的气候。西溪校区是杭大校友的最爱,但是在我看来实在一般。一来校区无山,校外只有一条西溪河,太局促了,形不成什么格局。湖滨校区坐享西湖多商网,得天独厚,最大的缺点就是在商业中心,对面就是银行。湖滨校区后来被夷为平地,实在可惜,但是从区块功能来说,作为校园已经不适合了。
浙大的新校区能落在紫金港,虽然不是最好的选择,也着实不易。当年张浚生书记做了大量的工作,6000亩土地为浙大未来发展提供了巨大的空间。今日,城西科创大走廊已经成为中国创新第一高地,紫金港校区是龙头,这也是老书记当年无心插柳得到的善果。紫金港毗邻西溪湿地,水道纵横交错,给紫金港带来了很好的景致,也让浙江大学集齐了泉江池溪滨港,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第一“水”校。
紫金港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山,景观很难有层次感,沉不住气,兜不住风。周边缺乏文化沉淀,少了“庙”。当然,紫金港校区最大的败笔,还是东区的建筑太差了高炉家酒,建筑设计缺乏整体性,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做工和材料也欠讲究,很多台阶石板都是碎的。希望未来的西区能引以为鉴。
BTW:照片来自网络,太多,恕不能一一注明作者。

80生人Born in 1980‘s
生于八零 见证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