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家界市一中从老婆到第三者,她用一招换回了即将破碎的婚姻!-芜湖圈

作者:admin 2015-03-02

从老婆到第三者,她用一招换回了即将破碎的婚姻!-芜湖圈


第1章 表里不一的男人
总监办公室——
林依曼走到门前,门缝里的一幕,瞬间令她震惊得大脑一片空白,面色铁青——
那个曾经深情款款,柔情似水说爱她的男人,上个礼拜才向她求婚,眼前却看到他跟他秘书吴敏怡做出肮脏的背叛戏码——是她瞎狗眼了,从来没看清楚这男人的嘴脸?
赵以琛昨晚送她回去的时候,温柔地亲吻她眉心,对她说:“爱你,晚安”——好好先生的形象瞬间,如似玻璃被一击敲碎满了个地。
林依曼并未打算破门而入去揭发他们的丑事,只是僵直站在门口久久……
想起,赵以琛说今晚要加班,林依曼心疼他,特地煲了鸡汤过去慰劳。
踏进他上班的公司里,除了夜守的保安,没有其他人。
保安知道林依曼是赵以琛女朋友,见她带着汤盅过来,笑笑给她点点头放行,表示打过招呼。
林依曼满怀期待的走到他办公室门口,整理仪容的时候,却听到里头传出异样的说话声,好奇贴耳仔细一听,却听到了秘书吴敏怡不堪入耳的的叫声……
她意外的轻碰了下门,没上锁,开了道缝口,画面清晰的看到他们,她震惊满脑空白,犹如晴天霹雳,脸色苍白一片,心脏像被锐刃狠狠捅穿,痛得滴血。
她颤抖着缩回手,握紧手里汤盅,未多停留与多想,转身快步离去……
“林小姐,怎么了?”保安看到林依曼脸色铁青的快步走出来,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
林依曼闻声顿下脚,眼神有点发直的盯了保安一眼,深呼吸,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刘叔,这鸡汤给你喝,我今晚来过公司的事,不要让赵总监知道,好吗?”
保安刘叔闻声有些错愕的点点头伏羲殇,看着她递来的鸡汤心里受宠若惊溜肥肠的做法,在这里做事这么久,第一次有人送汤喝,不过她那点小小要求答应就是了,目送林依曼离开。
林依曼看到刘叔点点头,沉重的叹了口气说道:“我有急事先走了大雁气功,辛苦你了。”大步走到马路边,截了辆计程车扬长离开。
车上,林依曼的眼泪再也无法忍耐的夺眶盈出沙赫拉姆黑剑,一颗颗滚滚滑落白晳的脸颊,心里不断自问着:我到底哪里不好?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向我求婚了,你还要跟吴敏怡做出苟且的事来背叛我?
赵以琛,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司机原本不想打扰林依曼独自悲伤,可是他已经开了好久,不知道她要去哪里,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问她:“小姐,请问你要去哪里?”
林依曼听到司机的话,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抬手用胡乱拭了几下泪水,看了下附近,是条夜生活大街,这里有夜总会游龙随月,夜店酒吧……
看到这,她泛起了个坏念头,带着抽泣的哭腔对司机说道:“在这里停下吧……”于是给了钱,下车踏上这条与她格格不入的灯红酒绿大道。
迷离夜色下,林依曼心灰意冷的走过一间间夜店,经过她身边的男男女女,好奇的看着她那身乖乖女的打扮,还有她带着泪痕的娇容,几个渴得醉的男人想朝她围过去,她吓得连忙走进了一间酒吧里。
开门后,里头传来慢嗨的DJ音乐,并不像印像中的那样震耳欲聋的DJ舞曲,忽明忽暗的彩色灯光下,林依曼小心翼翼的朝里走去,找到吧台坐下;
吧台灯光暖色,周边围坐着不少男男女女,台的对面是一壁架,装着各式各样的酒水饮料,正在客人调酒的酒保,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逗组词,问道:“小姐,想要喝点什么杀手皇妃?”
林依曼闻声抬头看去,也不知道要喝些什么,清灵悦耳的声音反问酒保:“你这里有什么好喝的?”
酒保听完先是愣了下,随即噗哧笑出声道:“乖乖小姐,我给递杯鲜橙汁吧。”
酒保是个满腮胡渣的男人,时尚的头巾包扎在脑袋上,耳际戴了一个银耳环,穿着白色背心,露出结实的手臂,上面纹着一个辩不清是什么图案的纹身,一直蔓延进他胸膛里。
“谢谢。”林依曼对酒保的笑并不介意,她也知道自己跟这里是格格不入。
长这么大,知道有这样的地方存在,可是她从来不涉足,自幼寄住在舅舅家,家教很严,舅舅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不能坏了舅舅他们的面子。
可是今晚,她再也不想做再做个乖乖任人摆布,欺骗的乖乖女了。
赵以琛那个可耻的男人,在今晚之前是不是也经常抱吴敏怡?
呵呵,林依曼越想心里越难受得想死,可是死,不可能,心里堵得刺刺闷痛,她好想找点什么把它抹去。
橙汁喝了又不会醉,她让酒保给她来了杯柠檬威士忌,夸利亚雷拉那呛口的酒辛味,她实在适应不来,才喝了小半杯,就感觉一阵头晕,白晳的脸上就泛起两片嫣红。
酒保瞧着有些担心,才要劝她什么,却见她搁下两张百元红钞,起身离开。
赵以琛个王八蛋,敢背叛她,跟别的女人瞎搞,好,他做初一,她林依曼就做十五。
呵呵……
找个好看的男人,把一直守给他的美好,毁掉,让他尝尝背叛的滋味。
醉意使林依曼脚步有些踉跄,走过一个个良莠不齐的男人,都不合她胃口。
她喜欢像赵以琛那样类型,俊帅的外表,温柔体贴……
想到这,眼泪又不禁往下流,赵以琛的温柔体贴都是骗人的,他根本就不忠心于她,他的背叛,让她心如刀割,狡痛。
那吴敏怡平日里着见她都客客气气,没想到这两个衣冠渣男的斯文败类,竟然背着她做那种苟且的事!
林依曼痛彻心扉的蹲下,蜷缩着身子在那里哭泣:以琛……我的心好痛,你知道吗?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说爱我要娶我,却又不把忠诚给我,明明年底就要结婚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小姐,麻烦别在这里挡路。”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林依曼头顶响起。
愣站在门口的林依曼,闻声不禁打了个冷颤,她连忙起身挪了挪开地方让对方走过,擦了擦眼泪,转身看向那个说她挡路的男人,那是个高大挺拔的背影,给人一种狂野冷傲的气场,一如他刚才那一声冷调。
就他吧——林依曼借着酒意,大胆的跟着男人走出酒吧,来到底下灯光略暗的停车场。
第2章 吃熊心豹子胆了
方仕禹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不悦的转过身,林依曼已站在他一尺之内,剑眉皱起,看着跟着他到停车场的林依曼,冷漠的俯睇着她。
林依曼见方仁禹转身,惊得她一下踉跄裁到了他怀里丰城人才网,可是很快又站正身子,仰头——看到方仕禹的正面,她心里惊叹:这男人真帅气,剑眉鹰眸,鼻若悬胆,薄唇紧抿成一弯下弦月,俊逸的轮廓,五官棱角分明,宛如精雕细琢般完美。
浅蓝的条纹衬衫,前三颗钮扣没扣,秀出一片蜜色的皮肤,在白炽灯下泛着狂野不羁的萤光。
方仕禹冰冷的鹰眸里,盯在林依曼身上好一会,才道:“看够没有?”
林依曼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连声音都那么的好听,浑厚极具磁性陈本善,却又带着冷冷清清。
他身上那属于男性的阳罡气息带着淡淡的烟酒味,很好闻。
她醉得有些意识不清,眼神迷离,借着三分醉意,大胆的伸出小手,把他衣襟一揪,踮脚吻上他柔软温唇。
方仕禹鹰眸闪过一瞬惊讶,很快有又被冷色掩去,明明她很生涩,而他自己显得有些不争气的起火了,心里羞恼咒骂:Shit——谁允许这女人强吻他?
夜生活才开始,昏暗的停车场里,一片安静。
一辆兰博基尼跑车旁,一对男女正上演着火热戏码,那正是林依曼和方仕禹。
她很笨拙,只是覆在上面他微凉的唇瓣,一股烫意便直烧耳根背g7050,心跳快得不像话,就像有万马在心里头奔腾。
方仕禹由最初的不甘转为期待,却久久未见她的进一步动作,硬生生地被折磨得脸色不佳,一怒之下拉开车门,把她丢进副座里,冷艳的扫了眼这该死的女人。
眼前这小女人一副乖乖女打扮,而且还很土气,不过小模样长得倒可口,鹅蛋小脸大概只有他的巴掌般大,睫毛天然而深密翘长,圆滚滚地水灵大眼,鼻子巧挺,小而饱和的樱唇微微上翘,原本白皙的皮肤,此时已染了个满脸通红。
身上该突的地方也突得玲珑有致,该凹的地方也凹得线条好柔美,触手感觉柔软得就像没长骨头,仿佛用力一下就会被掐烂了。
个子刚到他肩头,一头微卷的黑发及胸,洒在座背上,叫一个凌乱,圆眼不时眨动,像只被人欺负的小宠物,活似是他欺负了她,明明是她跟踪并袭击他……
方仕禹却意外喜欢她露出种表情缭绕擎苍 ,这般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使得他勾起想要更加狠狠地欺负她的冲动,呵,最好是在他怀里哭着求饶……
此时的方仕禹就是一头可怕且饥饿的大野狼,副座上那只鲜肉多汁的小兔子尚不清楚今晚是谁吃谁?
“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好?”方仕禹磁性好听的声附近她耳边,唇角勾起个好看的笑弧。
“什么?”林依曼听到方仕禹的声音,在耳际略沙哑响起,脑袋里顿时一片白糊糊,根本没办法思考方仕禹的话。
“真是招人欺负的小东西……”方仕禹话说到一半,故意把话未附到她耳边悄声细语,惹得副座上的她小脸蛋更加红润。
“你个坏蛋……”林依曼听到方仕禹那些话,浑身没由来一阵陌生的紧绷感,脸红得像要滴出血,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听起来很激烈的样子。
“笨丫头陈怡川,这可是你自找的……”方仕禹冷艳说完,起身关上副座的门,转身绕过车头上车,优雅坐上驾驶位,合上车门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皓白兰博基尼超顶级限量版跑车,驶入A市内最具名气的五星级酒店停车场,守门的值夜的迎宾小伙眼尖,睹见有豪车驶入,那车牌号码FS6666他再熟悉不过了——UI国际集团的太子爷方仕禹,同时也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持有者,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恭候着……
方仕禹把车停好,优雅的弯身走下,看了眼副座上的人儿,竟敢红着小脸睡着了,未多想,伸出铁臂把小人儿抱出车,大步走进酒店里……
迎宾小伙没想到,看到才海归一个月的方少,传闻他是个极其冷淡的人,多年来也不见有过绯闻,今晚竟抱了个醉酒的女人回自个酒店,怔了下神,见方少人大步往专属电梯方向走去,急急回神赶紧跟上,去为他按电梯——12楼,那是他专属豪华奢侈楼层。
12楼整层以洛可可式欧洲贵族风格作装璜,暖色的灯饰下,整个房间看起来气氛暧昧,一张4平方米的豪华欧式雕花床,内置侈靡浴室,西式风情阳台……奢华得让人错觉以为走进了中世纪的欧洲皇室。
楼层值班的房务领班一见电梯门一开,立即狗脚地急急上前去恭敬招呼:“方少。”才走近一看,意外睹见方少怀里的醉酒小女人卢海清,愣了下,见方少在他面前走过,立即缓过来,尾随他走进房里。
“这里无事需要帮忙,你先其他楼层忙吧。”方仕禹背着身冷漠的退了房务领班,一边放下怀里的小醉人到床上,。
“是,方少,晚安。”房务领班恭敬应了声,临走前又瞄了眼软床女人,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个小清新,未了收回好奇的视线,转身轻脚退出。
方仕禹把林依曼丢到床上后,便转身走进浴室里。
房间里开着中央空调,林依曼被阵阵冰凉的风逼醒,睁开眼,视线里有些朦胧不清,本来还以为是眼花,待视线清晰后,却被眼前的陌生又惊艳的环境给震惊了个酒醒。
长这么大个人了,林依曼还是头一回看识过如此奢华浪漫的房子,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的虚浮,让她个人儿都感觉飘飘然,难道这是在做梦?
“嘶——哎呀,痛死人了!!!”狠狠地掐了把大腿肉,疼痛得她眼泪花都飙了,没想到是真的!
——可是,她怎么会这里?
林依曼用力的回忆着这此之前发生过些什么……
从进赵以琛的公司到发现赵以琛的背叛,她泪奔离去,来到一条酒吧街跟了个男人去停车场,还主动献吻……之后接下来发生过什么事,她就浑然不知了……
啊——林依曼脸色一白,突然什么让心里一阵惊恐,立即摸索了下自己身上的衣物……
还在?
还在!
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怪异感觉,贞操应该还在?
还在!
确定无异常之后,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这时才注意到有阵阵悉悉邃邃的水声传入听觉里,视线朝发声的方向看去——
第3章 渣男!渣男!
只见前方一片布满水蒸气的朦胧落地玻璃隔墙上,一个挺拔强壮的完美侧身影……噗——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神雕大侠’?
想着,林依曼抬起小手捂住眼睛,告诉自己不能看,不能看——非礼勿视啊喂~!
此时,她可爱的小脸蛋都热辣得烫手了,老天啊——
不行不行,林依曼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虽说很想报复赵以琛那混蛋男人,但是毕竟这是她宝贵的贞操,应该留给真正爱她的男人,大不了这婚不结了,她现在必须走。
她想要下床,抚额——这床的尺寸未免太大了,大得怎么样滚都不会掉下地!
还是,她晕了下,变成豌豆公主?
林依曼边想边下地找鞋子,弯身穿上零点书院,才要直起身子,陡然一阵微温的沐浴香味袭来,其中夹带着阳罡的味道,一双蜜色大赤足走进她视线里
——她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小心肝顿时猛烈跳起,快得好像要跳上喉咙顶上去了。
“醒了。”方仕禹极具磁性好听的声音,从林依曼头顶上方传来,调子冷冷的张家界市一中,让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抬头看去……
方仕禹刚洗完澡,身上随便裹着件浴袍,衣襟处,秀出他弧线优美的琐骨,上面还带着未擦未的水珠,暖光下,泛着朦胧柔和光晕。
浴袍下,一双修长的腿肢,仿佛出自艺术名家之手,雕刻出完美,再配上他那张俊美的脸蛋,简直就是男神,妖孽!
林依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冷艳的男人,连声音都是那么的好听,仿佛全世界人类,上帝就只眷顾了他。
或许是她没见过世面,有比他更好看的,例如那个UI国际集团的太子爷剧雪,听说是个帅得不可方物的男人——虽然她没见识过。
“看够没?”方仕禹感觉到林依曼惊鸿的目光,鹰眸里泛起不屑之色。
冰冷的话声让林依曼如梦初醒,连忙起身闪到一边,俯身道歉道:“不好意思,我先前喝醉失态了,造成您的困扰十分抱歉,那那个……我现在已经酒醒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多谢你刚才照顾,拜拜。”说完弯身拎起鞋子,转身就想走……
这个男人真的是她在停车场里亲的那个吗?
真的吗?
老天,不管怎么说,都赚到了,所以拿了好处后就不要再贪心了。
这男人看起来是个大土豪,而且又帅,她可没花痴病,像这种人钟管镇,只可远观不可近乎,招惹不起,所以现在,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谁准你走了。”方仕禹一脸冷艳道,站在原地淡定的睨着转身要走的要林依曼——这女人是吃熊心豹子胆了,敢戏弄他?!
“啊?”林依曼闻声顿步,转了个侧身,错愕的张了张小嘴。
“滚回床上去。”方仕禹如一尊冰雕像,由刚才直到现在,纹丝不动,只是嘴巴在动,磁性的声音冷冰冰的命令。
“吓?”林依曼闻声整个人蒙了过去,他说什么?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方仕禹冷酷说着大步走上去,一把将她甩回柔软舒适的软床上,将她笼罩,俯瞰着怀下那该死的女人。
“啊——你做什么?!”林依曼被甩了个大惊失色,这男神怎么回事?
“做什么……你说呢。”方仕禹一手捏住她可怜的小下巴,烧着熊熊火焰的鹰眸逼视着她,磁性的声音显得沙哑。
林依曼此时就像只被方少欺负的柔弱小宠物张子山,可怜兮兮的皱着眉,圆大水灵的眸子,无辜巴巴的看着他那双清冷的鹰眸,嘟着小嘴反驳道:“先生,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富九,明明是你没管好你自己……”
“呵,是吗。”方仕禹听完冷艳轻吐,这女人竟敢把责任全推给他?!
很好,他今晚就让她见识见识,他方仕禹是如何没管自己的!
事了,才回床睡了没几个小时,他便离开,因为八点多得回公司,有个重要会议要开。
待林依曼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大几,看清楚时间后,她倏然大惊失色,猛的坐起身,她今天是学校有主修课!
可是她才想到这,身上一阵酸累感觉,提醒着昨晚发生过什么事,贴在身上的银灰色的真丝被单滑落,娇嫩雪白上印着斑斑青淤……
篇幅有限,点击“阅读原文”,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