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伯伦女人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你若安然我就无恙

作者:admin 2014-04-30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你若安然我就无恙
笑的玫瑰,安徽某地教研员,现在离开教育去了开发区招商引资办,就她那比我高不到哪里去的智商情商,真为当地经济发展担忧,不过,人长得好看,心也不算坏,还没那么糟糕。
当年我在青海支教时期,王艳芬老师短信告诉我有人在论坛表白我菜到家,我连身上的粉笔灰都来不及拍掉,爬上学校二楼电教室登陆我们新建的论坛,看到我曾经用过的赫赫有名的ID——观棋不语正在四处砍杀,大V干干也在其中,难怪杭州吕栋短信问我怎么了,张伯伦女人怎么在自家论坛也那么生猛?一头雾水的我终于明白是她抢先注册恶作剧。
我从来没有怪过她,她这种人做教研员非常称职,不予余力助力本地教师专业成长,号称希望每一位老师把她拍死在沙滩上,这也许就是一个教研员的责任担当。不像有些生怕一线老师进步赶超自己,想尽一切办法打压老师成长的败类教研员。
她真让我生气的是,我们把耗尽心血编写的教育杂志快递给她,差不多是一年一年全套杂志,你眼高不看就算了,还得意洋洋告诉我:从来没有打开过包裹,扔在办公室沾满灰尘。
那一瞬间,我毫不犹豫把她拉黑,她的文章中说我对她破口大骂,我不记得了,她也没翻出证据,不过我相信是真的田因齐。
任何哪个谁,你可以背后轻视我我爱美人鱼,背后诋毁我,背后打压我,背后陷害我,但是,不可以当面羞辱我,我的宽容也是有底线的巅峰权贵。
不仅是她,还有一个曾经的朋友,十年前当面藐视我的理想弃妃重生,说,你写那些肤浅的破文章有什么价值?有时间经营一下人脉,往上爬。十年后他还是藐视我一粒瘦,说,只有往上爬,才不至于被阿猫阿狗欺负,教育情怀是个什么鬼......
我为自己有过这样的朋友感到耻辱,远离三观不合的人,切记。
笑的玫瑰其实和我是一类人,虽然好几年没有再交集,但是她始终活在我心里菠组词,不需要时时想起,永远未曾忘记。
......十几年后读到她记录的过往,眼泪开始打转,我以为日渐油腻粗俗世故的自己的内心不会再有涟漪,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情很多人,更忘记了还有几根骨头的自己一一最初的那个梦想。
谢谢你,笑的玫瑰,你是我的朋友,我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
另外注明一一笑的玫瑰文章中所说的观棋不语,关起捕鱼是我曾经在教育在线论坛的ID,花开依旧,那时花开是在人教社小语论坛的ID

与艳坤相遇
安徽 笑的玫瑰
艳坤,这个名字敲下来,我有些不自在。
我觉得我还是称呼刘艳坤老师为关起或者捕鱼或者关起捕鱼更舒服石周靓。她的名字让我怀念十多年前在网上论坛里我们唇枪舌剑的时代。
对于别人来说,那些时间不过是漫长岁月中平平常常的过往邹鸿成,可对于我来说脑浆炸裂女孩,那是我人生历程中最难忘的一段日子。
2004年,我刚有了一台电脑,初进网络,有数不尽的惊奇和欣喜。我在网易泡泡上逛,在腾讯qq上逛斯密斯夫妇,在新浪聊天室里逛,最初的惊奇和欣喜过后,慢慢觉得索然无味。直至有一天,我误打误撞进了教育在线论坛,崔心心从此,网络为我的人生打开另一扇窗。
这样说好像有点过了,似乎我的人生因为网络而改头换面与狐谋皮,似乎我挣脱蒙昧无知的牢笼迈向另一片天。
因为工作的变动,我关心教育在线渐渐少了,那段日子,也渐渐离我而去。我依然活在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尽管那段经历,曾经给我麻木的大脑,注入一针又一针强心剂如果这是爱。

关起就是其中的一针。
她特立独行,浑身带刺,走到哪里都像巫师的笤帚,掀起尘土和骚乱一片,偏偏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臭味相投,惺惺相惜了一把。
关起该是不会觉得我和她臭味相投吧,因为她所从事的是伟大的事业,她的同类是李玉龙、窦桂梅、薛瑞萍……这一串熠熠闪光的名字,都是能够彪炳教育在线史册甚至是中国当代教育史册的人物。
在关起的新书《与教育相遇》里,我又看到了这一串熠熠闪光的名字,书里有窦桂梅校长所写的序言,有薛瑞萍老师发表在《教师之友》上与关起的信函,有朱煜老师对关起课堂的点评,更有关起和一帮教育仁人志士怀念李玉龙总编的文字……
李总编是我崇敬的人,可是我却见不得关起对他的崇敬,我觉得关起的崇敬近乎崇拜周小曼,而我是反对任何崇拜的新狄青,所以十多年前,从成都寄给我的《读写月报新教育》,一直放在办公室的角落里,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关起因此要跟我绝交,可是,她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读写月报新教育》,一直是我征订的刊物,每一期新杂志到我手中的时候,我都是第一时间阅读,她让杂志社寄给我的马常利,都是我曾经读过的……尽管这样,我依然不值得被原谅。所以,当有一天,我又因为冒犯了李玉龙,关起对我破口大骂……
不过,我并不计较关起的愤怒,我知道她的怒火和她的娴静犹如镜子的两面长烟缦,时常翻过来翻过去。但是那一次,关起是真的怒了,从此我知道,李玉龙是她的死穴……

在《与教育相遇》这本书里,收录了关起写的《不忍离别,不说再见》、《未曾忘却的纪念》独角甲虫王,我终于读懂了关起,对她而言,李总编不仅是朋友,是兄长,更是她人生的导师和心灵的灯塔……上一次为李总编落泪,是2015年1月19日,他离开的噩耗传来,让我觉得黑云压城。我怀念李总编,怀念他大气磅礴的文字,怀念他对教育执着的热情,怀念他呕心沥血创办的月刊,怀念他曾经给我电话里宽厚的男中音……关起的文章又一次让我落泪,人这一生,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已属不易,我为关起失去了这样一个良师益友而落泪,也为教育界失去这样一个优秀的引领者而落泪。
关起的新书里,更多写的是自己从教的经历和专业的课堂冰灯玉露,从事教育工作十八年,我从来不敢说自己懂得教育,在“教育”这个宏大的词语面前,我只能说自己是一个“走过的人”,却不敢品评是“树枝低了”还是“树枝在长”,关起从“邂逅教育”,到“遇到梦想”,到“绿荫渐浓”,直至“遇到自己”,我想,这也许就是教育的真谛吧,教育就是让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我从事过教育工作,我不敢说让多少孩子成为了更好的自己,包括对我自己的孩子,更多的是期望合浦新闻网,是沟通,从不敢奢望我能够教育她什么。
读一个人的文字,是可以认识一个人的,我以前认识的关起是片面的,《与教育相遇》这本书,让我更全面更立体地了解了关起。我为有关起这样的朋友而自豪,我希望能够永远是关起的朋友。



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