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异界重生之剑皇从倒数到常春藤,我早已麻木-章敏Runner

作者:admin 2016-06-12

从倒数到常春藤,我早已麻木-章敏Runner
中文系,汉语母语,本科成绩加权平均分不如外国留学生,年级倒数,后来考研初试复试皆第一,现在在常春藤读比较文学博。故事有点长,诸位看官们慢慢看。
我的高中时代
故事好像得从我高中讲起。高中时代的我是一个愤青,留着不男不女的头发,总用一根漏了水的钢笔,常年洗不干净脸,但总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经常考试倒数第二名,还发誓一定要读北大经济系。
文理不分
为毛经济系?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想来可能那会儿觉的北大+经济听起来比较牛,而且一直坚定地认为,经济是社科,是考文科的。直到前几天我曾经是北大经济系的室友告诉我应该用什么样的热水做饭时,我说:你也学文科的,我不信你(哈哈哈),我室友一脸诧异地看着我说:我学理科的,经济要理科生。
梦碎经济学
至此,梦幻方灭。对,我高中时候理科差得离谱,学物理电磁感应定律时,左右手都是不分的;做化学实验,点着了试验台,用浓硫酸烧了棉裤,打碎试管量杯无数;生物实验提取DNA时龚雪近况,鸡血溅一脸,我室友说那一周,宿舍都不闹鬼了。一般数学40多分,化学50多,物理常年在20分以下徘徊咔嚓鱼,某次考到35,班主任都让物理老师给我买糖吃。
翻篇效应
其实我文科还是不错的,但因为高考考大综合,加上这要命的数理化,我在那所全省第一的高中里,经常全班倒数第二,四个男生轮流给我垫底,然后我把他们都发展成了男闺蜜,经常坐在一起,交流学习经验。后来高考,走了狗屎运。大概是因为大名鼎鼎的翻篇效应:即考你不擅长的科目时,你就会特别留意周围人是不是翻了卷子。
惨遭无视
读高中时,身边不乏搞竞赛的小神仙,上理科课时,老师出一道题,我前面和后面、左边和右边经常跨过我对答案——他们也知道,反正我也做不出来。平时考试,他们都翻两遍了,我还在做第一页呢,所以每次考完我都难过得想死。
有如神助
但高考时,前后左右都坐了市里一个一般高中的学生,考数学时,我忽然发现:诶?为毛我都翻页了,你们怎么还没做完呢?于是顿时鼓起勇气,有如神助般地顺利写出了大部分答案——结果证明,我虽然有20多分不会,但我做出来的全对了。加之文科按照平日水平发挥,最后就考去了北京某重点985(就是那个女生成灾的学校)。
数学过滤器
报志愿时,我说跟爹妈说:和数学沾一点边的我都不学;不学法律;不学外语,你们看着办吧。我爹妈也是蛮宠我的,报志愿时完全没考虑以后找工作问题,就是我乐不乐意学,最后一算,只能学文史哲。
历史才是真爱
我嚷着要学历史,因为我喜欢我们高中历史老师。最后发现那学校那年历史不招,于是无奈就填了中文。我娘说:嗯,以后出来可以来我们学校教语文。于是我就不情不愿地去读中文系。
我想走,可是我不敢
那年夏末秋初的时候,我爹娘把我送到北京,参观了一下校园——还不如我高中。我失望透顶,跟我娘说,让我回去复读吧!!!我不想在这学啊!!!我娘说,你敢。自然不敢。
生日过后是心酸
刚好报到日是过生日,我爹娘陪我吃完蛋糕,头也不回地就去火车站了,留我一人在宿舍楼下还哭了一鼻子。哭完上楼,想,嗯,大学生活就这么开始了。第三天发生了一件小事,但其足矣影响我本科四年(甚至以后的日子?)。
搬书搬出一段情
大概就是发大学英语教材,男生给搬过来,每个宿舍派两名女生去取,但我们屋有学小语种的,所以用不了那么多书,于是就我一个人下去的。因为前一天选了班干部,我觉得自己高中不错,非要当学习委员,反正也没人跟我抢,班主任就随我去了。于是发英语教材这种事,我还帮着每个寝室点个个数,顺便和带人来送教材的男班长聊了个天。
绯闻女孩
好死不死的是,刚好我们宿舍有个阳台,我室友在晾衣服,一个看见这一幕,招了一屋人来围观。大一女生最饥渴,于是我抱着她们这群小贱人(昵称)的英语书上楼时,在她们嘴里,我已然和班长成了一对。还是两情相悦的。
被暗恋
于是,不管我那会儿心里其实还暗恋着我高中男同学,班长和学委的传言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后来已经到了我去别的寝室通知事情,我一进门大家鸦雀无声,我就知道在说我的事情。当时心里真是又甜蜜又崩溃,最初被传得不好意思看班长,再后来,传言就成了一半是真的——我这么风流倜傥的居然开始暗恋人家了!
小鹿乱撞七里香
大一时学习其实很容易,中文系就是学学文学理论,现代汉语什么的,再加上点公共外语马哲军理之类的。但很令我崩溃的是,我们居然还要学一门数理统计,还是必修课。好吧,我学。那时周杰伦刚出了他的《七里香》,我就坐在班长后面,一边听:“窗外蝴蝶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一边偷看我们班长一高一低的瘦削肩膀,然后在本子上画小人儿,各种各样的小人儿,都还是一对儿一对儿的。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虽然极其讨厌数理统计这门课,但是毕竟是搞竞赛的高中出来的,高考考的也是理科数学,比一般文科生还是要好一些,最后成绩99大概是全院第一(但这有什么用?!)。本科另外一个全院第一就是英语六级——传说中文系的六级成绩只比体育系好一点,英文还是比数理统计有用一点——所以其实也并不高。其他专业课成绩几乎都在7、80分徘徊,反正我妈说了,只要能本科毕业回家乡她们学校当个小老师就好了,成绩那么好有啥用?
暗恋学习两不误
对,然后我就一边暗恋着我们班长,一边参加学生会,搞一些杂七杂八没毛线用的东西,上课老师要写论文,我开头就写:“还记得每年我家的餐桌上……”完全散文体,讲故事,没论点,老师或者助教看了估计要笑了。不懂得找师兄,不懂得找老师,不懂得拼成绩,还嘲笑那些为了保研的成天紧张兮兮地算成绩是小家子气,活得不大气不潇洒。
潇洒四九城
大一天天除了暗恋班长,就是吃喝玩乐,异界重生之剑皇一学期去了五趟故宫,周周看电影,逛王府井西单动物园紫竹院儿凤凰岭牡丹园玉渊潭,花我爹妈钱无数。现在想想,那会儿也挺开心的。因为高中不许留长发,所以我上大学时还是一头带自来卷的短头发,婴儿肥,长得壮壮的,特别喜欢穿奇装异服——之后很多年,本科时的好基友来纽约找我玩,还说起我大一时引人注目、张牙舞爪的样子:上身穿一件艳粉色的牛角扣大衣,下面一条到脚踝的毛呢裙,穿着坡跟高跟鞋,然后单间背一个长长带子的、在屁股上一走路一晃悠的帆布书包,头发是卷卷的,眼神是冷冷的,身材高高壮壮,还不爱说话。
异域风情?
她在教室后面一眼就可以在人群里发现我,然后心里几乎用《十万个冷笑话》里大家看见哪吒的口吻说:这人谁啊?她曾一度以为我是外国留学生,不过哪国来的拿不准;后来听说我是少数民族(我确实有一半少数民族血统,但从小生活在大城市里,完全被汉化,一句少数民族话都不会说啊),还觉得我普通话怎么讲得这么好。讲这么多,其实就是在说,大一时的我,不漂亮,不温柔,不聪明,甚至又囧又雷,却非常非常喜欢一个人,还希冀着这人也喜欢我。
美上铺
那时我的上铺,是个八面玲珑的女孩子。人长得楚楚动人,弱不禁风,我见犹怜。黑直长发,步态轻盈,会弹琴,善歌舞,爱撒娇,人聪明。毕业很多年之后,我和另一本科男同学在曼哈顿的一栋楼的顶楼上喝酒聊天,他还讲自己当年是如何喜欢我上铺,那么美的一个姑娘,青春年少时仍旧怦然心动的回忆。报到的时候,我娘跟我俩说,你们是上下铺,家乡离得又不远,以后可以成为好朋友。
她是万人迷
于是在报到第二天,我早晨去吃饭时,她在后面拍了下我的肩膀,我回头,然后一起吃了小米粥茶鸡蛋,友谊就此达成。过了很多年再想起她,就算发生了后面的事情,我还是要承认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尤其在那样青春的年纪里。美丽又聪明的姑娘自然会有很多人喜欢,包括我们级一众男生,包括我们班,我暗恋着的班长。
春心荡漾
那时我们接触很多,一起在学生会混,一起带着班里的同学出去玩,班长有什么演出票也会给我们。我从未想过班长会喜欢她,更未想过她竟不让班长喜欢我。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里,思念人的一天一天竟过得那样漫长。那时,我经常自己出去玩,坐在公园的大石头上或躺在草地上,眯着眼睛看太阳,然后红着脸想如果我和班长在一起了会怎样。想着想着就对自己说,哎呀呀,不要想了,羞羞。
表白了,对象不是我?
大一下学期,北京扬沙的春天,班长在qq上跟我上铺表白,同时也说不喜欢我。我曾对我上铺说过我喜欢班长,但她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记得听完这个消息,我的床头灯就灭了。虽然只是灯泡坏了,但我觉得自己的希望也灭了——那是年少一丝灰都会压倒的爱情啊。
要我安慰他?
于是我回家待了两天,再回北京时,本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却听说我上铺喜欢别人,班长难过得天天喝酒。上铺让我以朋友的身份去劝劝他,但是我的心也是碎成渣渣。谁又来劝我呢?学习么?谁学习。我都被失恋了,学什么习?大二一开学,排奖学金名次时,系里两百个人,班长第一,上铺也是前10的,我,三位数。不过我也不是很care,一心一意准备本科毕业就工作的,还有,心里怅怅地想,如果能和班长谈一个恋爱就好了。
为什么不是我
他怎么就不喜欢我呢?那时我头发留长了,比大一时要瘦一点,也有点女孩子的样子了,穿衣打扮也不那么雷人,偶尔还会穿个高跟鞋。但依旧不喜欢学习,尤其讨厌学中国古代文学史和选读,觉得那繁体字和注释简直要了我的命。
英语是真爱?
我娘看我大一时整天吊儿郎当,无所事事,加之她一直希望我学外语,至少之前很不错的英文不要扔了,就让我去修一个英语的双学位——因为她之前报志愿的时候没有强迫我,所以现在提出要求我觉得也是合情合理,就去报了个名儿,然后大二就开始上专业英语课。然后我发现忽然发现,我喜欢学英语,学英语的劲头远远大于学古代文学史。那时的英语专业的课都是周六日上,于是我周一到周五,除了点名的中文专业课去上,其他时间都给自己放假,攒着劲儿周六日上英语。
我是备胎
大二结束时,中文专业课成绩从150上到140,我觉得自己棒棒的,进步大大的。大二一开学发生了一个狗血又烂俗的事情——室友失恋,我和上铺陪她喝酒程氏爱鸟,一个人喝了四听啤酒,我就开始为自己的暗恋闹心,作得女班长都害怕了,给男班长打电话要送我们去医院。(就说那会儿又囧又雷)至此,男班长求女神不得,终于想起我这备胎了(话说备胎也是蛮不错的哟)。
转世不得真爱
那时正好学东方文学史,讲古代各国神话——学到外国文学史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东西方文学史,居然会去图书馆找书看了。那天我正在读印度神话,刚读完雪山神女和大神湿婆的故事:大神湿婆的妻子因为湿婆与她父亲不合,投入火中自杀,转世之后化为喜马拉雅山上的神女,依旧倾慕着湿婆,但湿婆不知道她是自己曾经的妻子,并不喜欢她。神女费劲心思也不得其爱。
修行终成果
后来涞滩古镇,神女开始修行,夏天里把自己放在火里烤,冬天时跳进冰冷的山涧芭乐苏,第一年吃水果,第二年只吃树叶,第三年开始什么都不吃,于是这样过了三千年,终于得到大神的芳心,众生欢喜,鲜花遍地,后生战神鸠摩罗。
我就想守你两秒钟那么长
多年之后我在纽约大都会看见古代印度的鸠摩罗神像时,还会对着那千年前的石头雕像感慨几年前的岁月。如果时光停在那一天有多好,我可以不读哥大不出国,守着雪山神女对大神湿婆的爱恋也可以就这么过一生。但这想法也只持续两秒钟。
被表白
回到那天,刚看完这个故事,班长给我发短信,约我出去说点事儿。然后我们坐在家属区的一个蚊子嗡嗡乱叫的花坛后面,他说我们在一起吧。于是众生欢喜,鲜花遍地,我没修炼三千年居然得到了男神的表白,可真是人生之一大幸事。然后我头戴光圈地去上课,上的什么课根本不知道,一堂课都和上铺还有另一个好朋友说,我和班长在一起了。但上铺表情很奇怪,没等下课就说去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我看见班长也出去了。
班长甩我,你甩班长
第二天,晚上,班长找我,我以为是约会,于是怀着澎湃的心情去约会。却不知,他说,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当朋友不好么。我心里想:不好!不要!但嘴上却说,好吧。那天晚上下了雨,之后北京就凉了。心好像啪嗒一下就被摔碎了,我就扫一扫把碎片堆在墙角,也不愿看它,也不愿理它。后来,我才知道,班长和我表白的那天晚上,上铺去找了他,说,你怎么能喜欢我下铺呢?你不是喜欢我的么?云云。不久之后,两个人就在一起,又过了几个月,上铺找了一个quasi-富二代(她说是富二代,虽然也没富到哪去,我们就把他quasi化了吧),就把班长甩了。
文学乌托邦
那个学期我都沉浸在一腔没着没落的小情绪里,人瘦成一条条。除了还是去上英语课,我就在图书馆看书——那会儿发现图书馆看书是一个忘记伤心、打发时光的好办法。顺着东西方文学史讲到的内容,就在文科阅览室里,从《荷马史诗》开始,一本一本看,然后看了两三个架子。看到恋人分手就泪眼婆娑,简直不能忍受《巴黎圣母院》里的埃斯梅拉达,直到现在看什么《钟楼怪人》还是会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依然没有什么做学术的想法,只觉得书很好看,图书馆的角落里很好待,我也不想看见班长和上铺成双成对的样子,索性给自己创造一个乌托邦,躲进去就谁都伤害不了我了。
基友偶得
很庆幸的是,那时认识了我本科的好朋友,我们来叫她J。J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孩,虽然和我一样情绪化做事又非常random,但天分让她能把自己事情处理得非常妥当。我们就是军训时睡临床,我帮她天天叠方块被,然后两个人就眉来眼去羞羞涩涩地勾勾搭搭,最终勾搭成了好基友。对,也就是她前段时间来纽约看我,说记得我那惊悚的穿着。
我竟不知期刊网
那时我虽书读得多,但是并没有真正在学术上上道,但好基友因为人聪明在人际交往方面比较强,所以总能得到师兄的指点。她看我天天傻念书,除了英文,其他成绩都不太好,论文也写不出来,写出来的都跟屎一样,就跟我说,你这样不行,你得去看别人写的论文,然后自己才会写。我说,哪找去?她说,期刊网啊,傻。反正都是要写论文的,于是我就期刊网去了。
学术的味道有点甜
下了别人的论文,一篇一篇读,读完自己写,感觉确实比以前要有学术的味道。而且我也学会了看了作品之后,下几篇论文,看看别人对这部作品的分析。(说点题外话,赞一下我的好基友。遇见她之前我是一大俗人,除了爱逛公园,就爱逛商店,除了吃吃吃就是买买买。
我带吃的你带书
是J第一次邀请我去首博和她看展览,后来我们一起看了无数展览和画展,听了音乐会看了话剧,首都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终于被我利用了起来。她也跟我逛公园,但都不像我带着好吃的去野餐,而是带着书,找个凉亭里读个什么《古代西方建筑》这种big高高的书,我读《浮士德》。读累了就躺在草地上。
我的哈佛你的剑桥
某次我俩在紫竹院,坐在河边,她忽然问我,你觉得这是什么河?我说是查尔斯河——那会儿我被韩剧《爱在哈佛》洗了脑,爱得不要不要的,看哪都像在波士顿剑桥。她说,我觉得这是康河——她向往英国,自然会想起那条著名的、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河。然后我俩就不说话了,在秋风中想着心里静静流淌的河。
学习也看脸
再后来,我的河成了哈德逊河,她的河成了泰晤士河——对,人家后来就英国Top几的学校PhD去了。不知为何,至今我仍异常清楚地记得这段有如神谕般的对话,每次走到河边都会想起大西洋彼岸的那个她。好基友光芒万丈。)但我那时还是不想做学问,读书上课看材料一是觉得自己很喜欢,二是想让自己写论文时不会因为字数不够而那么痛苦。同时,因为教西方文论史的老师实在太帅太有人格魅力,吸引着我周周去上他的课,对中文系的课也产生了感情。
心肺还是辛费
大二的寒假,上铺和班长分手,大二下学期,班长又来找我,于是我们正式在一起,然后就吵吵闹闹地过了两年的时光。但我也很清楚,自己不是他的菜,但又完全不懂心计,也不会去缓和自己和他的关系。我一直觉得他对我不好,没有对上铺那么好,自己全心全意掏心掏肺地对他,换来的怎么是这样一副嘴脸。
吵个不停
于是大吵,吵完和好,再吵,再和好,再吵,再和好。日子就从一次吵架到另一次吵架,从一次和好到另一次和好。但我们居然在一起了两年,现在想想觉得蛮神奇的。我承认,直到现在我也不是很好看,没耐心且大大咧咧,完全不符合一个完美女友的标准。
我是吃货
那会儿还没现在好看,比现在还没耐心还大大咧咧,学习也不好,也没有常春藤的光圈儿…还特别喜欢吃肉。班长南方人,我是北方人,第一次请我吃浙江菜,点的东坡肉,上来一小碗,里边有四块。我在北方从来没见过上菜这么上的,心想:怎么就这一小碗?他吃还是我吃?然后我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不知不觉地把四块肉都吃了,吃完觉得真好吃,抹抹嘴,说,要不再点一份吧?
我不是神仙姐姐
这汤唯不吃回锅肉的年代,试想一下有个爱吃肉的女朋友是个什么感受。班长心里的女孩子应该是长发如丝,眉眼如画,然后小口吃素的吧。可惜我都不是,留了长发也是一头卷发,自来卷,哎哎。而且经常自己买个好吃的,在他面前一心一意吃光光,完全想不起来问他一句吃不吃。
规划里有我
他承认,最初和我在一起时,确实是为了气我上铺,但时间久了,也发现这个女孩子也有她的好。也许他对我有过真心,但只是这真心来得太少,太短暂了。刚在一起的时候刚好赶上开学,他跟我说他开学规划,里面完全没有我;后来再赶上新学期,他跟我再次讲起开学规划,说,还有你,我们两个也要好好规划一下。
我得努力了
现在想起来这些,心里还是蛮感激的。那样一个浑身金光灵气的少年,拉着我的手说出这些话,现在打出来都会泪光盈盈。班长学习很好,或者说非常好,肯定能本校保研的。而我大一大二成绩太差,之后已经没办法补救了,为了和班长在一起,我打算考研,就考本校研究生。然后我们就可以天长地久了。于是我也开始好好学习,然后又去听了一遍另外一个老师讲的东方文学史(因为彼时打算考外国文学了),他讲到日本的物哀和《源氏物语》时说:物哀就是那种淡淡的感觉,好像冬天外面大雪纷飞,你推开窗子的那一瞬间的感觉。
爱我就要爱我的狗
那时我正和班长没完没了地吵架,觉得这恋爱怎么谈得这么不容易。听了这话,心里突然受了触动,许是委屈,许是伤心,许是把自己情感艺术化了,竟在课上就泪奔了。后来就发现中文系的课竟然也这么好,那本是旁听的东方文学史(和其他的很多课),一学期一堂课都没有缺过。班长喜欢中国古代文学,我就暂时放弃了外国文学的阅读,把论语、庄子、孟子背下来好多,古代文学方面的书也读了不少。
小和尚念经的美好
现在仍记得,某天我俩吃完饭逛公园时,我穿了件小背心,把长长的头发挽了一个团子,下面粗布裙趿拉板,找了一个小草堆坐下来,嘟嘟囔囔地对着夕阳给他背论语和庄子。他知道我看外国小说看得多,想不到我会被这么多他感兴趣的东西,有点欣喜有点高兴,买了两个的桃一块西瓜作为奖励。后来背下来的都忘了,某次和一个读古代文学的师姐讲起这段,她耍笑我说,这就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对,就算小和尚念经,就算有口无心,这仍旧是段很很美好的岁月,美好到我现在都不忍想起它。但我一直觉得他对我没有对上铺好,可能是真的,但我除了闹和哭之外,完全不懂得去扭转这种关系(真想穿越回去指着那时的自己痛骂一句:你怎么这么蠢!)。
生气不能拿肋骨出气
复习考研之前,我俩发生了一点小摩擦,但小摩擦的结果是,他莫名其妙地被人打了一顿,胸骨错位,脸上留了一道疤。我那时复习考研,为了占自习室的座位,天天六点起床,经常累得一肚子气没处发。
到时候就好了吧
而他已保研,想着每天多看点书为以后作学问打好基础,但胸骨错位又让他不能长时间的伏案工作,所以对我也有一点气恼。所以我们那时已经没办法一起学习,见面就要吵,连平心静气地吃一顿饭都不太可能。我安慰自己,说,等考上研就好了,我们就不会再吵架,我们就可以长长久久地走下去了。
他出轨了?
我知道我们本校研究生很难考,为了能考上,我天天连手机都不带也不看,他自然也找不到我。大四又没有课,虽然在一个校园里,一周也见不上一面。许是他那时出轨了,许是没有。我不知道。
误会?
考研的那学期,我除了还上英文课,就是天天找个自习室,从早到晚地学习。因为见不到他,我就怀疑他,越怀疑越觉得自己被他骗了(因为最初他和我在一起并非出自喜欢我),想起来就觉得恨得牙痒痒,就更加不想见他。
傻子是个好人
那会儿上英文系的课,一门课叫英语短篇小说选读,里边有一个美国作家写的故事,讲一个傻子,村里的所有人都骗他,他还乐颠颠地信上帝;村里人给他找了一个荡妇当老婆,他把人家娶了,老婆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轨,生的六个孩子都不是他的,他还爱着他的孩子;老婆死了之后,魔鬼出现在他的梦中引诱他,让他去报复这个对他充满恶意的世界,他往做给全镇人吃的面包团里撒尿,但后来死去的妻子又出现在他的梦里,告诉他,上帝是存在的,他切不可报复他人。
傻子的美好世界
于是他离家出走,把钱财都分给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们,去当一名苦行者,临死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没有谎言,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别人身上,现在不会发生的事情一百年后也会发生。上帝会接他去天堂,在那,傻子如他都不会受骗。(这小说叫《傻瓜吉姆佩尔》,非常好看)。这篇小说是我看得最好的小说,后来我博士就是读的写这小说的语言文学宾狗。
反复无常就是我
当时因为和班长的事情,每天难过到死, 一会儿觉得他不喜欢我了,一会儿又觉得他当年的行径是可以原谅的,一会儿又觉得我们要分手了,一会儿又想不会分手嗒,我们以后还要结婚呢。就这么愁肠百结地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考完研上。考完我们一切就都好了。事实与期待完全相反。
考完即分手
考完那天,我所有科目都考得非常好,兴高采烈地给他打电话,约他吃饭,以为一切都可尘埃落定,我们可以继续无忧无虑地谈恋爱了。结果他表现得非常不高兴,吃饭时一语不合又吵了起来,我哭得天崩地裂,然后他说:分手吧,这两年吵得还不够么,我已经受够了,我们不要在一起了。
我要出国
晴天霹雳猎豹行动。但我知道挽回也没有用了,之前就觉得和他的感情像攥在手里的沙,慢慢流掉却无能为力。我说,好,我这辈子没这么疼过一个人。他说,我知道。然后把我送回租的房子,我们就此分手。我回家哭着对我爸妈说,我要出国,我再也不想在国内待了。
失了你得了第一又如何
三月初,考研出成绩。我根本不在乎,根本不想留在本校继续读了。同学去看了分,然后回来告诉我,你是你们所第一名诶。我说,哦。给爸妈打了个电话,他们很高兴,但我却真觉得无所谓了。还不如没考上。
复试or not?
狠狠地哭了一场,去看了个电影,买了一束花。我说,复试不考了吧。我爸妈说,考得这么好,还是去考吧。于是我去考了复试,写论文毕业,照毕业照时,远远地看见班长,领着新交的女朋友,一脸幸福快乐的样子。我们在一起时没有合影过,唯一的合影是本科毕业全年级在一起的照片。但故事还没有完,如果仅仅到这里,考研这种事情对我人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乐松生。
做个女博士?
就算考上了,我那时也并不想做学问,只想出国散散心,觉得偌大的中国都容不下我的难过。但是,后来在读研究生时觉得自己其实蛮适合做学术的,最重要的是自己喜欢,然后写出的论文老师们反响还不错。英文学了这么多年总裁骗婚,从未扔下,何不出国读个博士?
分手别烦我
研究生的时候经常看见班长牵着他的小女友在校园里散步,一如当年牵着我的手。他远远地跟我招手,我就当没看见无法触碰的爱,头一扭就走过去。分了手,是不能做朋友的。我不祝愿你好,你也别来烦我。
分手想起我
研二时,他和他女朋友分手,不知为何又想起我来,加了我的qq。我那时也不是那么烦他了,于是加了他,吃了两顿没滋没味的饭,聊了几次不咸不淡的天。他问我,以后什么打算,我说,我要去美国读博士了,我发现自己还蛮适合做学术的。
赌气出国
那时出国已经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走而走了,但之前那么发奋地考英语,成绩还不错,就是在和他和自己赌气。所以英语早早考完,剩下事情也就好说了。出国的事也是一波三折,之后又过了几年,我在美国又交了一个男朋友。
红玫瑰与白玫瑰
阴错阳差滴,这个男朋友是我和班长的师兄,曾经也一起在学生会待过。他问我,当年他和班长一起给我们活动录像,班长给他扛三脚架,我可记得他?我说不记得了,因为我在暗恋班长时,不曾记得他和任何一个人一起出现过。只要看见班长,这个世界就只有我和他了。最初是因为他我才出国的。师兄笑笑,说,某某真是在你心上烙了一点梅花烙。
男友遇到前男友
后来师兄回国,机缘巧合又见到班长,两个人还讨论了一下我。班长问,某某现在还写东西吗?她要当个作家。师兄说:她现在汉语都说不利索了。故事差不多就讲完了。
为班长而读书
如果不是因为班长,我根本不会去看那么多书,也不会去背那么多古代的诗词歌赋。(那时的我虽然蠢,但却是用生命在失恋和谈恋爱的节奏啊)这些书好像是我日积月累的柴,考研时一把火就点亮了。
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
如果我不读这个研究生,我也不会发现自己喜欢读书做学问,也不会发奋申到哥大,现在每天沉浸自己喜欢的外国小说和研究中,日子过得安静快乐而逍遥。虽然伤心难过过,但是如果没有班长,我现在可能会是家乡中学的一个老师:不是说当老师有什么不好,只是自己这方面的潜力永远不会被发现了。
中年剩男
又过了好多年,前段时间回国的时候再去见他,他虽然还是很瘦,但却给我一种中年人的发福感。他说考博没有考上,现在在一个公司上班。请我喝了茶吃了饭,还是聊着那种不咸不淡的天。他说他还没结婚,我说,那你赶紧的。他说没有合适的,我说那就慢慢等。
甘贻砒霜两不是
曾经谈恋爱时我对他说,你若以后和我结婚了,我送你木石前盟;你若不和我结婚,我就送你金玉良缘。但现在我已经根本不关注他结不结婚。
不睡不睡就不睡
原来年轻时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只为感动自己。曾经多少次晚上在宿舍和他用手机聊天,聊着聊着他说困了要睡了,我就说不许睡不许睡再和我聊一会儿。
没了,什么都没了
后来我出国之后,段曦他发微信给我,无关紧要的事,我回复他之后他还有点喋喋不休的意思。我说国内好晚了你睡觉吧。他说睡不着。我说:那数羊吧。晚安。感情没了,什么也都没了。
不如不见
其实是件很遗憾的事,但我已感受不到了。回到上次见面。他问我奖学金,我说了一个数,他念叨了好几遍,这么多啊。我说纽约消费高,其实没多少。他又给我倒水,说,喝茶喝茶。我看着他那陌生的但在年少时却怎么都看不腻的脸,耳边响起陈奕迅的《不如不见》:“灵气大概早被污染,谁为了生活不变。”我想我快演不下去了。
恨不起来
但后来我们说起上铺那美女——她在和quasi结婚之后,当了个小编辑,蜗居在北京的小屋里,在微博上不停地念叨自己环游世界的梦想。不管怎么说,她也曾是我的好朋友,我竟一点也都恨不起来,连一点点怨气都没有。终于,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可以礼貌地告别。他送我到外面,帮我打了车。
话到嘴边口难开
我始终也没告诉他,最初是因为他我才读的这个博士,也没有问他,当年你是出轨了还是只是想和我分手?你对我有真心过吗?
那年夏天
分手之后我曾疯了一样想去知道这些答案,但现在,因为对他已经完全无感,是与否根本就不重要了。我们站在路边,已经不知道再说什么了,气氛微尴尬。出租车来的时候,他忽然说:“我记得刚和你在一起的夏天,你帮我打印了论文,拿着它在校训碑下等我,你笑得可灿烂了。”嗯,好吧,有过便好,虽然有没有过我也没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