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异界之机关大师从万人追捧的大明星落魄成奇葩总裁的私人女佣,她不仅要照顾他的私人生活,还要……-读悦时光

作者:admin 2017-06-08

从万人追捧的大明星落魄成奇葩总裁的私人女佣,她不仅要照顾他的私人生活,还要……-读悦时光



美国,兰乔圣菲小镇,夏季,下午两点。
兰乔圣菲是圣迭戈北部48公里处的一个小镇,这个隐蔽在深山老林里的地方是全美最富裕的小镇。
在一栋超豪华的别墅内,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团子,他的身边站着一名容貌姣好的女人。
他们正在进行一场长达半个小时的拉锯战。
“小骆驼,把遥控器还给妈咪,乖乖喝牛奶,好不好?”陆宝贝摇了摇手上的奶瓶。
一身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陆宝贝未施粉黛的莹白脸庞,在午后的阳光下美若天仙。
作为亚洲一线女星的她,简单来说就是八个字:美的惊人、红的发紫。
但是外界都不知道,年仅23岁的天后陆宝贝有一个惊天秘密。
她已经有了一个三岁儿子!
“我不喝,不喝。”小骆驼在沙发上来回的蹦。
“你再这样,妈咪要生气了。”陆宝贝皱眉,这臭小子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倔了。
也不知道是随了她,还是随了那个人。
“嗡嗡……”餐厅里忽然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
陆宝贝回头看了一眼,转身将奶瓶塞到小骆驼手里,不容拒绝的说道:“我回来之前,要全部喝光天天五味评。”
陆宝贝担心是工作上的事情,所以不敢不接电话。
她和儿子还要靠她的工作来养活呢。
将奶瓶递给小骆驼以后,陆宝贝在餐厅的餐桌上找到自己的手机。
打开一看,来电显示是李珍惜。
还好不是工作,陆宝贝松了口气,她刚结束拍摄没几天,说好了要陪小骆驼的。
如果现在又有工作,小骆驼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不知道会有多失望。
“珍惜,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陆宝贝接起电话来,今天珍惜应该在忙杂志封面的事,怎么会有空联系她?
“宝贝,快看新闻!娱乐新闻,快!”李珍惜那边应该很忙,嘈杂的背景让她说话的声音很大。
电话这头,陆宝贝觉得有些震耳,忍不住将电话离远了些。
“怎么?你上头条了么?”陆宝贝笑着问,往客厅走。
看到小骆驼已经乖乖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牛奶一边掰脚丫子,温柔的对小骆驼的笑了一下。
妈咪真好看,小骆驼砸吧着奶瓶,一边想一边去摸遥控器。
如果不出去工作就更好看啦。
“算了,你别看了。”李珍惜声音有些焦急,“这几天谁给你打电话你都别接,你的微博也不要更新,别带小骆驼出……喂?喂?宝贝,你在听吗?喂?”
已经来不急了。
小骆驼拿着遥控器换了台,正好是娱乐频道,而里面播放的内容,让陆宝贝如遭雷击!
手机‘当’的一声掉在地上,陆宝贝直愣愣的看着电视清晰的猩红色标题!
惊天秘闻当红玉女实则早已生子!
“一个小时前,有微博知名博主爆料,亚洲当红艺人陆宝贝其实并不与她在公众面前翠小西,清纯玉女的形象相符合,多年前就未婚生育,秘密育有一子。为恐公众不信,该博主还连发三张陆宝贝与其儿子的高清照片,每一张母子两人的五官都清晰出境,不难看出这名小朋友的确与女星陆宝贝五官相似,公众猜测此举可能是陆宝贝为了新戏宣传,孩子的父亲可能是与陆宝贝交好的同公司艺人李综……本节目将会持续关注。”
陆宝贝已经听不见主持人在说什么了,怔怔的站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盯着电视里,她和小骆驼的照片。
耳边不断的蜂鸣。
小骆驼被曝光了?
天呐!小骆驼怎么会被曝光?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陆宝贝眼前一黑,一头栽倒了下去。
“妈咪!尧建云”身后,响起小骆驼惊恐的稚嫩童声。
……
“滴滴……”
小镇公立医院,安静的VIP病房里,仪器的声音分外清晰。
昏迷中的陆宝贝,努力睁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旁边立刻有一个小身影扑过来。
“妈咪妈咪……”小骆驼扑在陆宝贝身上,刚刚哭过的眼睛立刻又蓄起了泪水,小眼睛红红的,好可怜。
看到宝贝儿子,陆宝贝虚弱的笑了笑,费力的抬起一只手来。
小骆驼看见了,立刻凑上去,用脸蛋蹭了蹭陆宝贝的掌心。
“乖军色诱惑,妈咪没事……”陆宝贝安慰道。
小骆驼嘴巴一扁,黄豆大的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
陆宝贝安慰了小骆驼几句,余光不经意一闪,忽然看到病房的沙发上好像坐了个人!
陆宝贝偏头看了看,因为逆光的原因,她看不清楚那个人的五官,但是可以看出来身材很高大,而且气质……
陆宝贝混沌的眼睛忽然大睁,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隐在黑暗中的身影,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
是他!
“妈咪?你怎么了?”小骆驼奇怪的看着陆宝贝握着他的手,为什么妈咪的手变得这么冷?
“呵,原来你还会怕?”那个黑暗的角落里,忽然传来一声魔魅的轻笑,低沉悦耳像是高贵的大提琴音,高高在上的气势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陆宝贝浑身一颤,绝望的闭上眼。
真的是他!
陆宝贝看不清沙发上的男人,沙发上的人却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反应。
好像是再也无法忍耐似的,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忽然站起身。
长腿一迈,司空霆一步步从黑暗中走出来。
如同撒旦从黎明中走出,俊美的五官在昏暗的光线中一点点浮现,高贵的都有些邪气,让人不敢直视。
锐利的鹰眸牢牢锁定住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司空霆薄唇扯起一个冷笑。
她也有不敢看他的一天?
以死相逼要跟他分手的勇气呢?天天跟别的男人在电视上秀恩爱的勇气呢?
偷偷生下他孩子的勇气呢?
司空霆怒火猛涨,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宝贝,恨不得将她活撕了!
根本不用睁眼,只是那压迫的气势,陆宝贝便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更何况她还听到了他的声音。
这个声音在每一个夜里都会进入她的梦里。
无法逃开的噩梦里。
耳边‘蹬蹬’的皮鞋声越走越近,陆宝贝双手紧紧抓住床单,身体崩得笔直,恐惧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忽然,皮鞋声停了下来。
司空霆在病床边站定牛角大圩,高大的身材投下一片阴影,居高临下的审视着陆宝贝略显苍白的绝美小脸,颤抖的睫毛,淡粉色的唇瓣。
还不看他是么?
司空霆眼尾一眯,冷厉至极的话劈头盖脑的朝床上的女人砸了下去,“陆宝贝!你好大的胆子!”
“不许你欺负我妈咪!”
陆宝贝还没说话,一旁的小骆驼已经忍不住开口,小脸板着,使出了吃奶的劲去推司空霆的腿,想让司空霆离陆宝贝远一点陈见飞。
可是与司空霆相比,他的劲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撼动不了司空霆一丝一毫。
司空霆的视线从头到尾都在陆宝贝身上,见她竟然还是没有看他一眼的打算,司空霆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
她竟然敢这样忽视他?
小骆驼还在用力推司空霆,司空霆移过视线,低下头冷冷地瞥了一眼小骆驼,看着与他七成相似的五官。
司空霆眸光一闪,瞥了一眼还是闭着眼不看他的女人,唇角扯起一抹冷笑。
“我给你三秒钟,再不睁开眼,我就把这小鬼扔出去!”男人威胁的声音冷厉至极,带着绝对的寒意和不容忽然的压迫感。
没有人敢怀疑,他在开玩笑。
陆宝贝浑身一颤,立刻睁开眼睛,愤怒向司空霆迸射而去,“你敢动一下他,我跟你拼命!”
“你走开!不许你欺负我妈咪!坏人!”小骆驼奋力的推搡,小脸涨的通红。
当真是母子情深啊!
这一刻,他就像个外人!
司空霆眼角一眯,死死盯着陆宝贝让他心寒的眼睛,头也没回的对门外大吼一声:“司南!”
不到三秒,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出现在门口,根本不需要司空霆再吩咐。
司南扫视了一圈后,直接上前一把扛起小骆驼就走。
“妈咪校园超级霸主,妈咪救我……”
“小骆驼!”
陆宝贝大惊失色,被子一掀就要下地,朝司南的方向扑过去。
眼前却有黑影忽然一闪,随即一股大力猛的将她甩回了床上。
“啊……”陆宝贝头撞在床头拉斯普京,剧痛难忍。
司空霆冰冷的眼睛像是刀子一样,直直的定在陆宝贝身上,大手一伸,一把卡住陆宝贝的脖子。
眼里没有一丝心疼的情绪,英俊非凡的下颚紧绷,眼角微微眯起。
陆宝贝一怔,她知道,这是司空霆发怒时的表现。
尽管时隔四年,陆宝贝依然对司空霆的每一个习惯都记忆清晰。
“怎么?不继续装了?”
“你放开我!”
陆宝贝大喊,小骆驼挣扎的声音隐隐传来,陆宝贝心急如焚,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司空霆是什么表情。
“呵?放开你?”司空霆嘲讽的笑,仿佛没听到小骆驼哭声一般,死死盯着陆宝贝的眼睛,“你怎么不继续装了?继续装!继续装你看不见我!”
他一找到她的住址就连夜飞过来,可她竟然敢看都不看他一眼!
真是活腻味了!
“你干什么?你要把他带到哪去?你把儿子还给我!你不能带走他!”陆宝贝焦急的大喊,拍打司空霆的手,想要挣脱司空霆的钳制。
她已经听不到小骆驼的声音了,司南把小骆驼带到哪去了!
“你儿子?他身上可有一半我的血!那也是我儿子!”司空霆冷笑一声,嘲讽的说出一个事实。
低头看着披头散发的陆宝贝,司空霆目光冷的像冰刀,“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敢瞒着我!陆宝贝,究竟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当年正是小看她了!
“……”陆宝贝顿时如遭雷击,挣扎的动作一顿异界之机关大师,眼神木木的看着司空霆。
女人披头散发,满头大汗,像个疯子一样,未失粉黛的小脸因为焦急而通红,泪水和汗水混了一脸,让她看上去说不出的狼狈。
可是司空霆就是觉得,她该死的好看!
比任何女人都好看!
两人的呼吸仅隔了一寸,司空霆目光牢牢地锁定住陆宝贝,四年里,他只在电视上看过她。
像这样近距离的看她,还是第一次。
她比以前成熟了一些,头发长了一些,皮肤还是那么白,下巴尖了一点,修过的眉形让她的眼睛更加好看。
与梦里的她,差不太多。
……
病房里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清,谁都没有再说话。
放弃抵抗的陆宝贝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呆呆傻傻的看着司空霆学糕,喘着气的唇瓣微微张着。
司空霆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陆宝贝丰盈的唇瓣上,眼神一热,呼吸也渐渐炙热起来。
像是受了蛊惑,男人粗粝的拇指轻轻拨开女人唇瓣上的发丝,司空霆的薄唇以慢动作压了下来。
陆宝贝颤抖着闭上眼睛,唇瓣微动,“你不用怕,我从来没想过要拿他威胁你。”
薄唇哑然而止!
司空霆原本幽暗的眸光一沉,瞬间染上滔天怒火,废了好大的劲才克制住自己的手,没有一把拧断陆宝贝的脖子。
“我他妈不是这个意思!”司空霆干脆利落的爆了个粗口。
她是他唯一爱过的女人,即便他再不喜欢孩子,也绝不会讨厌她生下的继承人!
他说不是这个意思……
陆宝贝一怔,随即又觉得自己可笑的很。
你还在幻想什么?别傻了,当真以为他爱过你么?
曾经的你,也不过只是他众多玩物中的一个而已!
陆宝贝心头痛苦不堪,却仍然努力装作冷静的样子,冷冷地看着司空霆,“那霆爷现在是什么意思呢?”
“……”司空霆一怔,缓慢的放开钳制陆宝贝的手,陌生的俯视着她。
她以前,从来都不会这么叫他的。
“我安排好了飞机,晚上我们回Z国。”司空霆倨傲的站起身,说道。
她既然生下了他的孩子,那就说明她肯定还是爱她的,那当然要回到他身边!
陆宝贝眼神一颤,“我不回去,我要留在这里。”她好不容易才离开他,忘记他一点,怎么可能再回去。
“你说什么?”
“我说,不回去。”
“……”男人眼神忽然冷了下来。
她脸上的表情骗不了人,她是真的不想跟他走!
顿时有狂怒席卷而来,司空霆忽然不屑的冷笑,低睨着陆宝贝,像是在看一只蚂蚁。
“我做事,需要考虑一个女人的意见?”
他本来就是身居高位的人,平日里声音、动作,都习惯性的带着高不可攀的气势。
此时他一声狂妄的冷笑,让陆宝贝无端觉得自己卑贱无比。
女人……
陆宝贝心里一痛,唇角扯起一个自嘲的笑。
“当然不需要,霆爷女人无数,呼之则来丢之则去,那么能不能请霆爷高抬贵手,放过我们母子?”陆宝贝仰视着司空霆,同样以冷冷地眼神还击。
你不可以在他面前懦弱,绝对不可以!
司空霆一怔,顿时暴怒,“该死的!你他妈在乱说什么!我以前说的那些话,你都忘了是不是?在你以后犬虫净,我就再也没有别的女人!”
不管陆宝贝愿不愿意跟他走革神语,司空霆就是不愿意陆宝贝误会他。
谁都可以,唯独她不可以!
名震天下的司空霆,竟然纡尊降贵的向一个女人解释私事!
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还不得惊的眼珠子都掉下来。
可是陆宝贝不仅完全不买账,还眼色更冷。
当年的她,就是被他这些裹了蜜的情话耍的团团转。
不仅傻兮兮的奉上一颗真心,还心甘情愿的送上自己的身体!
“霆爷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需不需要我提醒霆爷,我们四年前就分手了。”陆宝贝冷笑,一口一个霆爷,与司空霆拉开距离。
“我从来没想过和你分手!要不是你以死相逼,我怎么会同意你分手的要求!”司空霆双眼猩红,哪里还有平日里睥睨众生的尊贵。
说起这件事,妈的,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分手的理由!
她是第一个敢甩了他的女人什邡城市在线!
唯一一个!
“别跟我提这个!”
陆宝贝忽然拔高音量,尖锐的打断司空霆,司空霆被她吼的一怔。
“过程不重要,现在的结局是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和小骆驼过的很好,霆爷也不用想着要负责,或是担心我会拿小骆驼威胁你,我们今天就当没见过,以后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过程不重要?你说过程不重要?”司空霆不可置信地看着陆宝贝,他竟然真的没有在她眼里看到一丝他熟悉的爱恋。
司空霆忍受不住心痛,大步上前,再次一把卡住陆宝贝的脖子。
目光灼灼的盯着陆宝贝的眼睛,“那你为什么要生下那小子?为什么要生下我的儿子?你明明就还爱我!为什么要否认!”
一个女人愿意十月怀胎生下一个孩子,承受未婚先孕的非议,这代表什么?
就算是个傻瓜也知道吧!
“哈哈。”陆宝贝忽然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不过就是一夜情后怀孕而已,每个女人都有母性,我生下小骆驼跟你没有半点关系,霆爷不会这么自恋吧?以为我是为你生下的他?”
从来没有一个人胆敢这样嘲讽司空霆,可是司空霆却一点都不在意,他只在意她说的……
“你说一夜情?”司空霆痛苦交织,声音不易察觉的颤抖。
“难道不是吗?我应该只和霆爷只睡过一夜吧,难道我记错了?还是霆爷记错人了?”陆宝贝故意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嘲讽的问道。
“陆宝贝!”
司空霆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大手猛的收紧,猩红的眸子痛苦欲裂!
他无比珍惜的夜晚,在她眼里竟然只是一夜情!
她变了,真的变了!
他都没有变,她怎么可以变!
“咳,咳……”
陆宝贝脸涨得通红,嘴唇发紫,用力的拍打司空霆的手,艰难的呼吸。
他要杀了她吗?
也罢,那就一了百了吧。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陆宝贝泪眼模糊,眷恋的看着司空霆的面容,渐渐的闭上眼。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