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2下载从前,有个故事-藉我赐恩福

作者:admin 2019-03-30

从前,有个故事-藉我赐恩福

点上方蓝字“藉我赐恩福”快速关注


故事的源头
人为何会说故事?
故事并非必要的生存条件,但是人为何还是要说故事,且说个不已呢?
就像所有的生死大问,尚未仔细探讨过,却已成为我们的经历。故事不断在我们的生命里环绕、徘回,逗留不去。有的幽微,只有几个近亲知道,有的则一传千里,远近驰名。可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
但是,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说故事呢?
显然故事的源头,是来自神的创造。上帝创造人时,就赋予人说故事的能力,让人可以用这种方式纪录周身的环境和遭遇。史前时代的洞穴画,就是当时生活、战争和对生死疑问的象形纪录,那是最早的说故事形式。从整个人类史来看,故事一直是主要历史纪录和传统延袭的方式。大至正统历史,小至稗官野史,都在传说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上帝创造人类,又置入了好奇心以及寻找生命意义的渴望。这两样特质会使人一直对生命有些大哉问:人从哪里来?死后往哪里去?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幸福的定义又是什么?等等。这些出于人深层需要的发问,无法用一些数据或研究调查来满足。於是,面对生命里没有答案的一些问题,我们便有了故事。也可说有多少种文化,就有多少不同的神话故事,探讨人类的生存、创造、繁衍、情慾、破坏和毁灭。
甚至在基督教信仰里,上帝创造世界到底用了多少时间?道成肉身在真实里是怎么样发生?死而复活又怎么解释?都没有具体的答案。我们所拥有的,是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这可能也是为何,从旧约开始,神没有选择用一连串的定义或教义来启示人,而是用故事和诗歌。创造的记载是诗歌般的故事,以色列历史更充满了故事;即使是律法的条例,也夹杂在神拯救选民的动人故事当中莫言重生。

进到新约,耶稣诞生的环境暗藏杀机;他在世传福音时,一再受到挑衅;最后被钉十字架,又三日复活;然后教会兴起,一直到启示录,全都充满了故事。
故事和生命似乎有著缠搅不清的关系。詹姆斯.卡莱尔(James Carroll)说:「说故事这一行为,包括排列记忆和按照小说结构发明细节,按定义来说是神圣的……我们说故事,是因为我们无从选择。我们说故事,是因为我们喜欢娱乐,也盼望能有所教化。我们说故事,是因为故事可以填满死亡所强制带来的沉默。我们说故事,是因为故事可以拯救。」1
这里说到按照记忆来排列,再用小说笔法来填写细节,读来好像在说后现代流行的回忆书写。近来流行的社会礼俗,在婚礼或葬礼时,用当事人照片做幻灯秀,让亲友更深的认识当事人;而葬礼中,亲人更会一一上台,追忆故人生前的感人事蹟。这些无疑是用「故事来填满死亡所强制带来的沉默冷爵迫爱。」
所以人说故事是天生自然,故事也和人类生命息息相关。
故事的魅力
故事有其魅力。很少有人不喜欢听故事。故事的魅力在哪里?就在它能够触动人的心灵深处。对一般资料事实的解读,是建立在显微镜或研究调察上,人们是用头脑来吸收,但对故事的解读,却是由灵魂出发。
故事对我们生命的每一层面说话。耶稣常常用故事来分享,原因可能就在这里:「若不用比喻,就不对他们说甚么。这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我要开口用比喻,把创世以来所隐藏的事,发明出来。』」(太13: 34-35)

耶稣并非用故事来为祂的教导下注解或举例。故事本身就是祂讯息的主体,因为当时是一个说故事的时代。
在故事里,耶稣从不解析教义。祂不说福音四律,爱人五招,也不像收音机上的圣经百科权威(Bible Answer Man)回答每一个圣经的问题。耶稣只说故事,祂用当代人的生活经验,以故事的形式说出人们未思考过的事。神的隐藏奥秘因此便被启示、被揭明了。
而耶稣说的故事常带着煽动性,刺激人去思考,让听众挣扎、摸索──故事到底在讲什么?比如说,一个撒玛利亚人怎么可能是英雄?一个国王怎么会把宴会邀请无限上纲,扩大到对任何市民走卒?为什么上午到葡萄园上工和下午上工的人,会拿一样的薪水?就因为故事中暗藏玄机,才会促使人反覆思考,进而领略深意。
故事的魅力在于它的特色。有哪些呢?
1. 引起好奇,促使流传
有一个故事是这样说的。
一位主教在一个荒岛上停留,遇见三个渔夫,他们说,当地几百年前就已被宣教士归化。主教便问:「那么,你们会唸主祷文么?」他们说从来没有听过,也不知道什么是主祷文。主教觉得很惊讶,问说:「你们祷告时都说些什么呢?」
「我们抬眼看天空,说:『我们三个,你们三个,可怜可怜我们。』」
主教对这原始还带点异教色彩的祷告,感到震惊无比,於是花了一整天工夫,教导他们主祷文。这三个渔夫学得很认真,在主教离开前,他们已可以一字不漏地背完整篇主祷文。主教感到很满意。
几个月后,主教的船只再度经过这些岛屿,想起遥远岛上的三个渔夫,因为他耐心的教导明末龙腾,学会了如何祷告,心中便有安慰。当他陷入沉思时,无意间抬起头,忽见水面上有些光点在不断靠近。他惊讶地看着这光,发现是三个人影,等近到可以听到声音时,原来是那三个渔夫麦米网。
「主教!」他们大喊:「听说你的船打这经过,我们就赶过来看你。」
「你们有什么指教么?」主教充满敬畏地问。
「主教,我们很抱歉,忘了你教我们的祷告,我们只会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你的国降临』,后面就忘了。请再教我们一次。」
主教感到很羞愧,说:「回去吧!每次你们祷告东方花映冢 ,就说:『我们三个全职刺客,你们三个,可怜可怜我们。』」 2
这故事和直接陈述讯息(「真正的祷告不在语言,而在诚心」)相比,显得有起承转合,吸引力大得多。
然而好故事不会只停留至此,还会被辗转传述。这就是好故事的特点。就像一个秘密,很难保守不为人知,只要故事好听,就一定会流传。
也可以说:说故事,听故事,分享故事,是故事的永恒生态。这在后现代的网路世代里,更是如火如荼地盛行。许多小故事、有深意的故事,都会被传来传去,生生不息。
2. 结合清晰诉说和梦般语言
神圣故事讲述学校(School of Sacred Storytelling)的创办人威廉(Robert Bela Wilhelm)曾指出,通常我们使用的语言有三种 :3
一是光天化日下的讲述语言,一是夜间作梦时潜意识的语言,充满了意象和幻想,同时表达出深层的自我。第三种语言则是说故事的语言,是白天和夜晚两种语言结合的桥梁。
因为说故事一方面要用白天的讲述语言,头头是道交代情节殁漂遥,但也充满夜间语言的意象和幻想,有如作了一场梦。它结合白天和黑夜,使得我们对现实有更完整的看见,带领我们走入更深的自我,帮助我们间接面对平常不敢正视的角落或伤痛。在听故事时,我们经历日夜交接的对谈,活在故事的时间里。
3. 走回文化和个人的根源
每个文化和族群都有传延下来的图腾、神话和故事。是这些故事保存了独特的文化传统,赋予民族身分,让其中的个体产生荣誉感。
因而每当国家有难时,老百姓常会回到过去的历史故事,去寻找医治和方向,重新拾回民族自尊,及开创未来格局的异象和勇气。
比如说美国人的独立宣言、宪法,西部的拓荒故事,约翰尼苹果(Johnny Appleseed,最初把苹果种子引进中西部种植的苗圃专家),保罗班扬(Paul Bunyon,传说中的伐木巨人,力大无穷,有头蓝色的巨公牛,两只角间有47斧头宽。密尼苏达州的上万湖泊就是他们的脚印)等,都是美国的神话和传说,带着立国精神。
中国人也有自己的故事。从远古黄帝大战蚩尤平天下,神农氏试吃百草,到屈原爱国,岳飞忠贞等等历史故事,直到二十世纪大陆的电视篇《河殇》等,都是续写中华民族的故事kones,让我们再一次思考什么是炎黄子孙。犹太人的故事也是如此,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摩西等先祖,是犹太人的荣耀和生命参考,并含括了他们的文化和信仰。
除了大时代的历史故事,个人家族或村里还有一些代表个人身分的故事,比如《乔家大院》,《大宅门》;一些知名人物的生平,也会以故事的形式留存人间。

国家层面的故事,会用博物馆、雕像、纪念碑来保存。个人英雄故事,则靠小说、传记、电视剧,回忆录和相本来流传。沿着故事的脉络走,便会找回属于个人的文化根,肯定自我身分,也重新产生强烈的归属感。反之,一个人若没有故事,就是断根断脉,一个国家若没有故事,便形同灭亡消失,一个文明若没有故事,就是衰倾颓废。影响多么深远!
所以,每个人都必须生活在某个故事里──陈家故事、赵家故事,李家村故事、张家界故事,也必须属于一个更大的故事──某个时代,某个地理环境。如此,才能谈得上生存意义。
生活在北美的基督徒,是在华人历史里找回民族尊严,在美国历史里找到移民的人权,再在圣经里找到信仰的身分和使命量子自杀。我们用故事来定义自我和走向,也用故事来传递我们的异象。故事,是文化历史的连接桥梁。
4. 链接全人类大家庭
如果一个人被放逐到一个荒岛,发现那岛上已住了一个人。两人之间一开口,不管语言通不通,都会说什么呢?不外乎交代自己怎么来的莴笋去皮机,从哪里来,为什么会流落到此,也会确保彼此没有敌意或威胁。这就是在说故事。人与人之间的第一接触,也就在交换故事。
在交换故事之际,必会发现,我们的不同,只是在客观的背景资料方面,而许多主观的欲望和软弱,其实都相差不远。
人与人的这种相似性,曾让许多专家学者困惑。即使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时代和地方,仍有许多雷同的主题在重复。无论哪一时代,哪一国家,都会在贪婪、爱欲、愚笨、高贵、冲突和罪等处境中挣扎翻滚。真真印证传道书所说的:日光之下无新事。
这也正是为何我们读福音书时,很能认同那些向耶稣求医治的病人;而矮子撒该对耶稣的又怕又爱,马大、马利亚奇怪耶稣怎么晚来一步,让拉撒路病死,我们都能有共鸣;至於那些只求吃饱神蹟、却并不渴慕更多认识神的五千人,我们也能体会其心境。从这个角度看,圣经时代的人离我们实在不远。想要重生和得到耶稣爱的渴望,几千年前和几千年后都是一样──或被追求,或被排斥。
中国人说「以史为鉴」,就是说人的故事常在重复。过去,就是今天的镜子。所有好的故事都能反映人性,链接人类,并带领我们走向超越时空的目的地,永恒。
5. 都是个人的故事
孩子听完故事时,常会问:这故事是真的么?他们真正的意思,其实是:这故事对我来说,是真的么?
所以当孩子问:「灰姑娘故事是真的么?」他其实是问:我里面的灰姑娘是否也可以遇见王子,改变生命,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当成人问:「耶稣真的复活了么?」背后的问题很可能是对死亡的迷惑和恐惧。「圣经真的是神的话么?」其实是要问:我真的可以活在圣经所搭构、描述的世界么?
因此,所有故事在某些方面来说,都是我个人的故事。在听故事时,我们是在故事中找寻自己可以认同、可以模仿的生命意义。在说故事和听故事的环境里,自我的真相不知不觉间会点滴呈现。而若我们听到且理解这些真相,就会对生命产生一种归属感。
故事神学产生
就因为故事有诸多魅力,在后现代里,说故事又开始抬头水上游击队,於是冒出了「故事神学」(Theology of Story or Theology of Narrative)一词。这在后现代以想像、艺术和故事当行的文化中,是很自然的走向。
然而,据故事神学家指出,故事神学的缘起,并非是神学进化论式的从系统神学一路进化至此。正确地来说,应是神学回溯,回溯到人的创造是用故事来思考,信仰的主体是关乎上帝创造的故事,人类堕落的故事,和神拯救的故事 。4
1. 回溯人的创造,是用故事来思考
上帝创造人类成为会说故事的动物。但更重要的是,人不只有说故事的能力,更是用故事来思考;不只用故事来表述内在世界和生活经验,也用故事来接收和处理外来的讯息。
好的故事有能力进入人的生命深处,成为那个人自己的故事,回荡在其中,让听者觉得受到挑战,而且心中某个角落,是理论向来敲不开的,现在却被触动了,内在燃起了改变生命的激情。这就是用故事来思考。
人类受造时,虽被设定为用故事思考,但后天的学习训练,却教导我们用逻辑辨证以及各种定义来思考。在电脑世纪里,逻辑分析思考更为盛行。换到信仰里,则变成教义、理性教导和宗教传统。
然而主后两千年,到了后现代,好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隐藏已久的想像力和故事现又复活,且被渴望了。
2. 回溯信仰本质,是神与人互动的故事
(1) 神的历史,History
仔细看基督教信仰,会发现信仰本质并非一大堆沉重难解的教义,而是活泼生动的故事。英文字 “History”,就是祂的故事。基督教信仰是关于神与人互动的许多小故事,再串起来成为一个大故事。而且这个大故事仍在往前滚动,尚未写完。人类从过去、现在和将来,也都一再地进进出出,帮著推动这故事一直到最终的结局。
(2) 圣礼仪式,多围绕在传讲故事
不只如此,许多圣礼仪式都离不开故事氛围。像耶稣诞生为人的故事,每年圣诞节都在被反覆地述说;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每次在领圣餐时一再被提醒。从古到今,包括洗礼、圣餐、婚礼、葬礼我是胤禛福晋,受难节、圣诞节,在神在人面前,都是不断地重复传讲或演出神的故事。
(3) 信仰社群的创始与传承靠见证故事
最初的教会,不论是司提反、彼得或保罗,传福音时都是讲述耶稣在历史中的种种作为。他们重述旧约故事,讲到耶稣死亡又复活,再加上自己的得救见证。基督徒的最初社群是用说故事的方式开始的。
所以,初代教会不是一个说理辩论的社群,而是一个讲故事的社群。基督徒社群也是靠见证故事来彼此链接,整个基督教信仰也是环绕着故事在一代又一代的传承。
重视”故事”在神学中的存在
「故事神学」这一名词,是想重新用故事方式,来发掘福音的内涵和在基督里的意义,并用故事形式来呈现信仰。这是二十世纪末产生的神学发展,强调基督教会里的教导,应不只着重系统神学,或一些抽象、逻辑的教义理论,更须抬高圣经故事的地位。在传讲圣经故事里,发掘、并学习关于神的学问。
这一流派缘起于耶鲁大学的一些神学家,很多人深受巴特(Karl Barth)、阿奎那(Thomas Aquinas),和法国天主教神学家德吕巴克(Henri de Lubac)的影响,著名的教授如林贝克(George Lindbeck)、弗雷(Hans Wilhelm Frei)、豪尔瓦斯(Stanley Hauerwas)。这一新的神学流派出现之后,也有许多走向和争端。有的完全推翻系统神学,想用故事神学来取代最高标準;有的则扩大神的启示,说除了圣经故事,一般神话、民俗童话也可视为神的启示;还有的鼓励社群众声喧哗,每个人都可以解释圣经意义,组合成我们的信仰。
这些走向需要小心分辨和洞察。我们虽然鼓励小组查经,集合肢体的生命和体会来理解圣经和信仰,但却不能单凭己意,随意解经,脱离原圣经作者的意思。这样便是误导、误用故事在神学里的存在意义。
对系统神学重新定位
故事神学和系统神学的关系是怎样呢?据故事神学的神学家解释,正如先有神才有神学的发展,系统神学也是先有圣经故事,才产生出来的第二手注释。系统神学家经过反覆研究圣经故事与故事中出现重叠类似的部分,做一些归纳、分析和结论,再把结论编结成法典、提议、系统和教义,结果就产生了「系统神学」。
因此系统神学并非原始的故事经验,而是人们用理智整理经验,再用哲学方式来表述的学问。这是赋予我们属灵的语言和字汇、以及对信仰分类的一套系统,来彼此教化和分享。姜正阳
但系统神学有其限制,会受所归类的系统、假设,以及理论基础的限制,并且常有时间性,带着时代的色彩。整体来说,系统神学只能代表部分而非全面的信仰真理。
而且系统神学因是建立在理智思考,抽象分析,发展到一个地步,会有许多需要反省的地方。加拿大的神学教授麦克法格(Sallie McFague)这样评论神学的角色:「当神学演变愈来愈抽象、观念和系统化,便分开了思考和生活,信仰和实践,话语和话语的意义桂阳吧,使我们若要用心来相信我们口所承认的,若非不可能,也很艰难。」 5
在这样情况下,若把系统神学当作绝对真理,很显然地,会有活出来的障碍,中间有个跳不过去的鸿沟。但这个鸿沟若用圣经故事和个人见证故事来填满,便能帮助人更靠近信仰发生的原始现场,使我们的信仰更「道成肉身」。
德理弗(Thomas Driver)如此说明系统神学和故事的关系:「神学是信仰的说明,就像文艺批评之于文学──是对基本表达形式的注释。」6 系统神学是原始圣经事件的注释,也是第二手处理的思考方式。就好像耶稣才是原始的神学,保罗便是解释耶稣的神学家,把耶稣的教导用希腊罗马可以理解的逻辑思辩方式来「翻译」、解释给当代人看。
然而,系统神学也是经过时间考验的,当我们试着理解圣经故事时,也要力求不脱离正统系统的神学,不直接由故事跳到应用,但求合乎圣经原意教导,让故事只是补充,而不取代神学的地位,才能合乎中道。
简言系统神学和故事的关系,诚如伯斯伦(William J. Bausch)的结论:「系统神学诉求我们的理智,故事则诉求人心,甚至全人。系统神学是对基督故事发生后的反思,故事则是第一手的表述嫡女心计 。逻辑是走向真理的一条途径,然而有限碟仙怎么玩,故事的想像则是另外一条蹊径,是一条会让我们投入,惊扰,又感受到挑战的一条路。」 7
我们需要有更丰富、更多样的途径来走向真理。故事也许会让我们感到惊扰,受到挑战,但若能带我们全人投入追求神,让信仰受孕在我们的生命中,再用系统神学作理智上的检验,从前的故事,就不再只发生在从前了,而是日日复活、更新,不断鲜明地被述说。
在信仰里,你可有故事可说呢?让故事成为我们灵魂的眼睛吧!
作者为专业作家,广播节目主持人,恩福基金会董事。
注:
1. Carroll, James. 1990 qtd. in The Story of your life: Writing a Spiritual Autobiography. by Wakefield, Dan. Beacon. 2. Anthony de Mello, The Song of the Bird. Doubleday-Image, 1982, pp.72-73. 3. William J. Bausch, Storytelling: Imagination and Faith. Twenty-third Publications, 1984, p.38-39. 4. Bausch, p.15-28. 5. Sallie McFague, Metaphorical Theology. Fortress, 1982. 6. Thomas Driver, Patterns of Grace: Human Experience as Word of God. Harper & Row, 1977异形大战铁血战士2下载, xxiii. 7. Bausch, p.27.

END
藉我赐恩福
微信公众号:makemeabless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