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开心星星球从众望所归到褒贬不一,陈坤、万茜的《脱身》玩“脱”了吗?-Vlinkage

作者:admin 2019-03-28

从众望所归到褒贬不一花墨染,陈坤、万茜的《脱身》玩“脱”了吗?-Vlinkage
《脱身》代表了一种潮流:电影咖回归电视剧市场,如今播出过半,它是否经受住了市场的检验吹寄制理?
“谍战”不翼而飞,变身言情剧?
今年是国产剧诞生的第60个年头,从1949年第一部反特电影《无形的战线》到6月“C位出道”的《脱身》《爱国者》,谍战题材已走过60年进程。
《脱身》立项前后的谍战剧市场,《解密》《麻雀》等剧热播,谍战剧正在经历从中年演技派担纲主演的正范儿谍战向年轻演员的偶像化轻谍战的过渡。

不可否认,“流量担当”的确让更多观众将目光投向谍战题材,但他们往往撑不起角色复杂的心理走向,尤其是在呈现谍战中“紧张、悬疑、压抑、虐心”等元素时常表现出后劲不足、张力不够。
所以,当《脱身》与陈坤达成双向选择时,全网沸腾了,观众希望这部“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电视剧,能够带领谍战剧回归到实力派。
一方面是因为,陈坤塑造了多个经典的“民国公子形象”,在豆瓣评分最高的民国风电视剧中,他一人独占三席。暌违9年回归年代戏可以说喜闻乐见。

再加上他在《龙门飞甲》中一人分饰两角,将西厂督公“雨化田”养尊处优与“风里刀”久经江湖的油润圆滑无缝切换。所以观众对《脱身》双胞胎之痞里痞气的街头浪子“乔智才”和沉稳冷静的的物理博士“乔礼杰”充满期待。


而与他演对手的万茜属于“大器晚成”型演员,接演《脱身》那年她处于“戏好人不红”状态,但随后凭借《猎场》《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等剧实力圈粉。
在这样的市场背景和电影咖回归的加持下,预期中的《脱身》至少要与《和平饭店》平分秋色,甚至比肩《伪装者》?否则怎么对得起陈坤“一别九年,到十再见”?对得起实力派的强强联合?对得起制片人兼编剧汪启楠九年磨一剑?

情怀是诗意的栖息,市场却是无情的战地,电视剧是艺术作品却也是商品,将《脱身》交给市场检验后,却收到了一份差强人意的答案。
它在豆瓣上的评分从最初的7.3分跌落到了6.9分,超三星的好评绝大部分是冲着陈坤给的,很多人坦言是靠演员在强撑着看戏,这话听上去熟悉吗?四月份誓将红遍大江南北的《远大前程》,也是“沙发三兄弟”撑起了一部戏的节奏。

除了口碑,它的收视率和点击量也表现很一般,6月11日,开播当晚在东方卫视的收视率破1费城实验,随后便“江河日下”,在北京卫视的收视率一直徘徊在0.6%和0.7%之间,播出10日累计播放量破6亿,甚至被后起之秀《扶摇》赶超,不过,古装剧的受众向来比谍战剧更为广阔,这当另起一话。
很多人在为《脱身》“开脱”,认为它不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谍战剧,不能用谍战的眼光来评判水神无敌,汪启楠曾“辟谣”,“《脱身》定位并不是一部谍战剧f0值,而是一部有关小人物的爱情戏。”可是,剧集在前期宣传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什么字长蛇阵。

导演林柯也说过这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谍战剧,演员出身的他在剧中饰演了老房东&京剧票友,与“乔智才”的哥哥“乔义英”眉目传情,非常抢戏。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这剧再次遛出了一个道理吴数德,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短时间内赶制出来的剧本可能是行活,但长时间也未必是好剧本的保证。
靠“家长里短”和“巧合”推动剧情?
如果说用谍战的标准来测评《脱身》注定失望,那么用“爱情剧”的眼光来衡量它,又如何呢?
整部剧以“归省计划”的提出作为切入点婚书过期,“1948年的12月,金圆券疯狂贬值,市面上人心惶惶,官员们一面垂死挣扎,一面忙着谋划后路……”简明扼要地交代了整个故事的起因线索并由此引出主人公。

陈坤饰演的“乔智才”初登场,胡子拉碴的犀利哥造型很是吸睛,他在廖凡饰演的“老郭”的帮助下成功“越狱”。同一时间,万茜饰演的“黄俪文”在火车站亮相,与任务在身的“老叶”(王景春饰)窘迫相遇,机智逃脱“追查”。
“老叶”预感到暴风雨将临,把装有电台的皮箱给了“黄俪文”,并恳求她送至合肥路32号,在一片混乱中,“乔智才”与“黄俪文”不打不相识,意外拿错对方的箱子,因“箱”结缘……

总体来说墓地邂逅2,前2集节奏明快,提供了大量的信息流,勾勒了乱世的众生相王蓝一,并为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做足了铺垫。但是,随着剧情的发展,国产剧的通病——拖沓、注水也在这部剧中暴露无疑,剧情掺杂了太多不必要的狗血家常,乏味无聊又冗杂开心星星球罗明珠猝逝。
剧中,“乔智才”家和“黄俪文”家都在镇宁邨。这个村子相当于现在的富人别墅区,能够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头有面儿的“上等人”,太太们在一起不是打麻将就是家长里短的狗血八卦,这些角色片面而单一,其中,数范湉湉饰演“钱太太”最爱搞事情。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别说一群女人,她们足足撑起了《脱身》的前半部分。邨宁镇一条弄堂里婆婆妈妈絮絮叨叨的剧情和“找箱子”足足讲了6集,观众一直期待的“大小乔”同框画面在前10集中竟然屈指可数?
除上述问题外,无处不在的“巧合”也让人诟病。男女主角“相撞”时的桥段简直“老套”又没有新意。
这可以忍,但后续“巧合”却此起彼伏却不能忍:“黄俪文”根据箱子里的信息找到了“乔智才”的家,居然凑巧遇到了多年不见的妈妈,更狗血的是,“黄俪文”的妈妈竟和“乔智才”的爸爸是青梅竹马的初恋,你说巧不巧?

当“黄俪文”的箱子被抢后,又能恰好偶遇“乔智才”的双胞胎弟弟“乔礼杰”,并得到对方的营救;当“乔智才”和“黄俪文”借了哥哥的自行车去跟踪“王律师”时,自行车去十分配合地“掉链子”了,你说巧不巧?
如今观众对于剧集的要求越来越高,一两次的偶然事件是巧合,每次都这么巧,难免让人觉得剧情虚假,不接地气,缺乏真实的代入感。
卡司阵容蜻蜓点水、广告植入停不下来
这剧还有亮点吗?
“银熊奖”影帝廖凡、影帝王景春的加盟为这部作品增添了分量,让人意外的是,他们永远地活在了第一集。同样是刚出现就领盒饭的,还有王耀庆的张晓光,目前看演员列表感觉他还会回来。
赵文瑄在本剧中饰演陈坤的“父亲”,本想看“两代盛世美颜”上演教科书级父子“对手戏”,很遗憾恐鱼,“乔老爷”已仓皇下线。

原本期待的“超强卡司”草草收场,只留下陈坤和万茜镇楼沙尔汗。
大部分观众表示能接受“乔礼杰”,因为这个角色很符合陈坤的经典国民公子形象,甚至与“金燕西”有几分神似。而“乔智才”却被吐槽太过“油腻”,到底是陈坤演技的问题?还是角色的设置?众说纷纭。

相比之下,大家对“黄俪文”的批评更是毫不客气,首先是对“傻白甜”式的菜鸟特工人设不买账,其次是苛责她智商不在线、对家人无作为,甚至穿着打扮太现代也被批评。
只能说死亡谷第一季,两人的演技一直是有目共睹的,对角色的批评不要上升到演员本身就好。
再就是频繁的广告植入影响观剧体验。“果本”、“纯甄”等品牌的产品植入随处可见,有些剧情甚至是为了产品植入特地打造,前无铺垫后无承接,显得非常生硬与突兀。赵文瑄本就戏份不多,还要给兼职给“胃泰”打广告。

电视剧广告植入早已成为各大品牌热衷的营销策略,但做植入时不能只追求品牌、产品露出,更应考虑最终效果,若是过度植入导致观众的反感,岂不是得不偿失?
平心而论,《脱身》虽未达到观众的预期天师执位,但并非一无是处。
把它看作一部有谍战元素的轻喜剧时,确实有诸多让人忍俊不禁的桥段,看似唯一一个认认真真在扛谍战大旗的“楚科长”,在“乔老爷”去世的那场戏中,与“乔智才”两人的正面“刚”,爆发力十足,甚是感人。
而在“乔礼杰”与“黄俪文”为数不多的对手戏中,也有一场发人深省的戏:黄俪文要“乔礼杰”向“乔智才”学习,看看这个真实的世界。
“如果没有你二哥每天当小摊贩补贴家用,你过去就不可能有做实验的清静之姿;如果没有你二哥像个市井小民一样持家过日子,你也许早就被人间烟火侵蚀了……”

万茜声泪俱下的独白感人至深,好演员高手过招的演技对碰在这里得以彰显,而“世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的箴言如醍醐灌顶,冉少平一语惊醒梦中人。
总之,《脱身》过半,它的整体品相和演员表现可圈可点,下半场的剧情能否逆风翻盘,拭目以待。